《Ignorance-Ending》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AE


Archer发现自己其实没什么感想,即使他在门口要求Lancer自己开锁时大约还是有话想说。但此时他的脑子和这房间一样堆满了将要被打包带走的物件,没给语言留下一点空间,因此那些想法就当做从未有过。他去搬影碟的时候无端觉得自己应该觉得好笑。这十年来双方...

《Ignorance #2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库丘林再次回来,已是第二年的六月。


他站在门口摁铃,电铃响过五六回后才听到门板后的脚步声逐渐近前来,然后停住了。


「喂。」他换手敲了敲门,「听到了就给我开门。」


沉默了几秒钟,墙后的人开口。


「自己用钥匙开。」Archer...

《Ignorance #1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我回来了。」库丘林说。


「Lancer。」Archer站在玄关向他点头,问道,「都买回来了?」


「当然。」库丘林把购物袋举起来晃了晃,「按你的清单,都在这儿了。」


Archer斜睨他一眼,冷哼一声,把食材接过来,转到厨房去了。...


《Ignorance #1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attention

*注意标签


库丘林在黑暗中点了一支烟。


让他和艾菲栖身此处的雨渐渐小了。水声随之平息。高处承接不住的雨滴落下来,砸在地面上,孤零零地发出啪嗒一声响。世界一片寂静,他处在风眼中心。


库丘林把手机翻出来给Archer发了封邮件,「我今晚就不回去了...

《Ignorance #1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attention

*枪(完全没出场)弓向非常淡的一章

*几乎全是奥斯卡→奥迪那的一章

话说这对的tag怎么打,奥迪吗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


爱尔兰的故友们围坐在篝火前。奥斯卡往噼啪作响的火堆里丢了一把干柴。


这天的天气不算好,...

《Ignorance #1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想喝什么?」库丘林把菜单推到她面前。

 

艾菲摇头,把菜单推了回去,「我不太熟悉红茶。前辈帮我点就可以了。」

 

「说实话我也不熟悉啊……」库丘林嘟囔一句,简单地浏览了一下菜单——和记忆中的并无差别,「那么,就这个列表上的第一种红茶吧。」

 

印象里这种茶的味道意外地不错。

 

「前辈以前来过这家店?」...

《Ignorance #15》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第八年,艾菲回来了。 


他听到这名字的时候没什么反应。情理之中。更何况他是在经历一场质量不高的睡眠以后的清晨被远在爱尔兰的旧友一通电话从被窝里轰出来,迷迷糊糊地往身上套衬衣的情况下听见她的名字,他的毫无反应就更可理解了——迪卢木多相当确定他什么也没听进去。于是他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在库丘林搁...

《Ignorance #14》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第一年的纪念日没有准确时间,在某个中午的饭前在库丘林的问题中偶然提及。

 

「我不记得。」抽油烟机在头顶轰隆隆地运作。Archer回话的音量比面对面说话高出几分贝。

 

「你不记得?」

 

「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库丘林大喇喇地翻了个白眼,「哦我以为你大脑里自带日程表,每天存档的那种。」

 

「没人劳心劳...

《Ignorance #13》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房租翻倍。Archer盯着镜子说,手指嵌入和肥皂泡颜色差不了多少的发间。


库丘林背对着他淋浴,水声和玻璃门的阻挡使这句话传到他耳中时已经成了模糊不清的杂音。他不得不关上水龙头大声地要求男人重复一遍刚才的话,隔了一会儿后才听到对方压抑着怒意的回应,库丘林这个角度看不清镜中Archer杀气腾腾的神态,不过他认为那不难想象,「如果——」Archer...

《Ignorance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Archer抱着手臂,一边眉毛上挑,无言地盯着库丘林的租房。


「……拜托你有话直说。」库丘林看到他这个表情就胃疼。


「太糟糕了,简直是灾难。」Archer平视前方,毫不留情地评价道,声音堪堪踩在了库丘林的尾音上,除去由于积水反射的阳光太刺眼而不得不眯着的眼睛,神情看起来没话里的那么糟糕,「我以为你至少会比学生时期稍微长进那么一点,没想到...

《IgnoranceII ◎02》

>IgnoranceI #1 2 3 4 5 6 7 8 9 10 AE

>IgnoranceII ◎1

>IgnoranceIII Daydream

02.

 

 

「……我看到卫宫君很不舒服的样子,就问他,『没问题吧?要是身体不适还是请假回去比较好喔』。但是卫宫君却摇着头回绝了,说『没关系,我在这里休息一下就好』,让我先去忙自己手上的事。我实在放心不下,折回来时卫宫君就已经不省人事了。」玛修帮着迪卢木多把卫宫的手臂环上他的脖颈,免得卫宫在等会...

《Ignorance-After ending》


> IgnoranceI #1 2 3 4 5 6 7 8 9 10

>IgnoranceII ◎1

>IgnoranceIII Daydream


远坂凛已经快要忘记她是怎样发现了Archer的异常,又是怎样用颤抖的手拨通电话,之后在医院的急救室门口心情如何了。她坐在冰冷的长椅上,大脑和心口一样空荡荡的,头顶的白色灯光明晃晃的,晃得她眼前一片白茫茫。走廊里不断有人走过,脚步声从近到远又由远至近,来来回回不曾停歇。急救室的红色灯光从傍晚亮到深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时灯灭...

《Ignorance #10》

>1 2 3 4 5 6 7 8 9


钥匙在锁孔里转动。


Archer把玄关的灯打开,闪身示意库丘林先进门。库丘林把鞋子脱下来拎在手上,双脚在地毯上蹭了几下,诚惶诚恐地踏上了光洁如镜的地板。雨水顺着长发淌下来,在他身后拖出一条断断续续的水渍。Archer不适地皱眉,低声自语几句「算了」、「回来再说吧」,向库丘林简单地说明了各个房间的位置以后接着交代事项,「换洗的衣服放浴室门口的篮子里,鞋子放到阳台的洗衣池,睡衣的话到我房间的衣柜里拿。被你弄脏的地板就不要管了。我...

《Ignorance #09》

>1 2 3 4 5 6 7 8


「所以?」


挂在门框上的风铃又响了几声,店内的谈话声渐渐低下去,藕荷色头发的女店员关掉音响,靠在前台打了个哈欠,Archer双手交叠放在桌前,用手臂把杯子往里推了推。


「所以什么?」


「什么『所以什么』……」讲到这里Archer忽然觉得他们两个人绕得像是在讲相声,露出了受不了的表情,「你不是说要合租?什么时候进来看房子,什么时候搬进来——」Archer看着对面尴尬而僵硬的脸,按了按没心,感觉太阳穴在突突地跳,「...

《Ignorance #08》

>IgnoranceI #1 2 3 4 5 6 7


库丘林双手撑着桌子,像触电一样猛然起身的动作逼得座椅后退了几厘米。紧随其后的动作是抓紧了对方的手腕。他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人,问话却卡了壳,「你——」


「——这次没有直接冲上来揪住领子问话,算是进步了吧。」被抓住手腕的人挑了挑眉毛。


「啧,你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


「你指什么?」被问话的人表情镇定,一脸无辜。


「你还问?」库丘林控制不住地提高了音量,「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现的家伙。这次你要...

《Ignorance #07》

>IgnoranceI #1 2 3 4 5 6


那之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Archer。


那夜过后他一觉睡到第二天傍晚,因此错过了迪卢木多的那班航班。他把电量见底的手机插上电源丢在床头柜上,从床上艰难地移动到盥洗室,洗漱完毕后从塑料袋里翻出了上次买的杯面。掀开杯盖的时候热气腾腾地扑到他的面部,他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叉子对着面条戳来戳去,感觉不出有多少饥饿感,只觉得好像睡了一个世纪醒过来,从空气的温度到阳光射进窗子的角度全都变成了他所不熟悉的东西。然后城市里的灯光亮起来,他稀里糊涂的一年

《IgnoranceII ◎01》

 
因为另一篇弄不下去出现的四枪弓支线(其实根本就是世界线变更了好吗

并不能保证有后续

>IgnoranceI #1 2 3 4 5 6
 


01.


起因是那通不合时宜的电话。


迪卢木多没有在睡前把手机调成静音的习惯,因此他被相对当时的寂静来说显得突兀而刺耳的铃声搅黄了整场睡眠。他昏昏沉沉地从被窝里露出半个头,伸手在床角摸索到那部响着的手机,抓过来凑到眼前,眯着眼睛努力地看清屏幕上被水汽模糊的来电显示。


卫宫。


他...

《Ignorance #06》

>1 2 3 4 5


他们一个跑得力不从心,一个赶得跌跌撞撞。快到走廊尽头的时候后者终于追上前者,从后面拽住对方的领子狠狠地拖过来,扯着前襟压到卫生间的墙上,双手紧随其后啪地一声拍上对方的身体两侧的墙。两人都累得不轻,胸膛明显地起伏,一边喘气一边死瞪着对方。气息由于过近的距离喷上脸颊,让他联想到当日在电车上拂过脖颈的呼吸,然而无论何种状况,对方的气息都不曾让他感到愉快。


库丘林的手撑在Archer肩膀上面那块儿墙壁,面对被迫屈膝的Archer难得占到了一点身高优势,问话看上去似乎也更有气势些许,「……你躲什么?」...


《Ignorance #05》

>1 2 3 4

迪卢木多说,「我和阿尔托莉雅要订婚了。」

 

听到这句话时库丘林正在收拾行李,准备从宿舍里搬出去。他腾不出手,只好侧着脑袋,用肩膀和头夹着手机,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哦」;然后拍拍由于蹲久了发麻的大腿,跨过去够桌上叠好的衣服;接着他的动作一瞬间僵直,出口的语气词卡在喉咙里,表情像是被他说了一半的词噎住一样;震惊之余没注意脚前,被地面上乱堆的行李绊住踹到了桌角,连带着把放在桌沿的衣服扯到地面滚了一层薄灰。手机从头和肩膀之间滑落下去,他手忙脚乱地在半空接住,再一次把听筒凑到耳边,最终只憋出一声,「——啥?!」

 

「...

《Ignorance #04》


> 1 2 3

库丘林用犬齿撕下第一块烤肉时,忽然就明白阿尔托莉雅为什么不肯放下它了。他狼吞虎咽地将一整块肉迅速解决,手脚麻利地抢过了第二块。

 

他吞掉第三块烤肉的时候才注意到烤架前一脸死相的人是Archer。对方盘腿坐在那里一手托着下巴,另外一只手给肉翻了个面。他一口卡在喉咙里,咳得惊天动地。

 

Archer无机质的眼睛缓慢地偏转过来,眉头纠葛在一起,很不耐烦地眯着眼睛瞥过对面的人狼狈至极的吃相,一反常态地没开嘲讽。库丘林一边想这个嘴炮居然会放过能够狠狠损他一次的机会实在太不正常,一边被那块肉卡得死去活来。干咳的时候Archer丢了...

《Ignorance #03》

> 1 2

 

那天清晨库丘林起得稍晚些,按压着太阳穴耷拉着眼皮从被窝里钻出来,睡眼惺忪。床的另一头Archer背对他穿衬衫,腰线自晨光熹微下从白衬衫透出来。头发大概是刚洗过,柔软地贴在前额,从库丘林这个角度看过去,侧脸的线条也比平日柔软三分。

 

他咕噜一声靠着枕头坐起来。

 

Archer从库丘林睁开眼睛的那秒起就知道他醒了。他平静地扣好衬衫最上端的那个纽扣才微微偏过头来,隔着半张床的距离和阳光里缓缓律动的、稀薄的尘埃看另一头的人。库丘林本来想说什么,可他自己一时没记起来,于是他只好支起腰,「喔,那个……早上好?」

 

前面那几...

《Ignorance #01》

Young 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


Archer醒来时库丘林正在抽烟。他艰难地把眼睁开一条缝,蓝色的长发先落进他的眼帘。烟草味儿飘进他的鼻子,刺激得他鼻子发痒。他把头偏过去,仰起来一点,恰好看到库丘林骨节分明的手指间的那支烟。烟雾缭绕在对方指尖,模糊他棱角刚硬的面部线条,火星映出那双亮得惊心动魄的红眸,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只可惜他身边躺着的是冷冰冰硬邦邦的Archer,这副足以让女性尖叫迷醉的样子也只能白白糟蹋在对方那双不解风情的眼里。Archer伸手在库丘林的大腿上狠狠地捏了一把,沙哑的...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