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Momento》

contents

empty set  

dawn  

unspoken 

mind over matter 

right where we belong 

◆momento

全本pdf  密码:52cz


说「不认识」是下意识的,即使说完这三个字的下一秒他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那冲动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反应过来时舌头已经被牙尖割破。「托尼,你还好吗?」床边的女人皱着眉看他,表情像看着刚学步孩子摔跤的母亲。他不久前得知女人的名字是佩...

《Right Where We Belong》

*假如史蒂夫罗杰斯不是美国队长。


_______________


史蒂夫罗杰斯认识托尼斯塔克。


世界上大部分人都认识托尼斯塔克。而他是其中的幸运儿——或者说是其中运气最背的一批,曾经和那人面对面说过几句话,坐在同一张椅子上,皱眉时数清对方眉间的沟壑。他说不好这种关系算什么,有时会想说过几句话打过几次照面的路人还能不能叫做路人,但是要扯上朋友又怎么都不够格。和托尼斯塔克做朋友,听起来就不伦不类,像趣味糟糕的笑话。


现在这件事升格成鬼故事了,不过大概没有哪个深夜试胆大会乐意提到它。史蒂夫快要忘记那件事过去多久,久到葬礼的场面仅在脑海里占了不起眼的...

《Unspoken》

*全文已完,时间线队3以后

*依旧私心满载,托尼记忆缺失有

*一个寡淡无味的小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认识我吗?」

托尼这样问他。


__


托尼斯塔克第一次见到史蒂夫罗杰斯那年六岁,午餐时被管家从实验室叫出来,面颊脏兮兮的,衬衫上浅浅地蹭着几道机油印子,碍于座椅高度脚不着地,两条腿晃来晃去。


然后他发现方桌上倒扣着一本漫画。


托尼捏着薄薄的书脊将它翻回来,皱着眉头读出封面上几个黑体加粗的大字,仿佛宣读一份重大事宜,神情挂在

《Mind over Matter》

_______

梗来源 @hail stony 

*由于各种事故被扭到了天边,年龄20+铁出没,常态地离题跑偏

*私心满载,时间线队3以后





史蒂夫在便利店门外看见托尼。


不是他认知里的那个。眼前的托尼更为年轻,眉宇之间的稚气还没褪尽,套着一件宽松的浅色毛衣,耳机带垂在领口,站在柜台前。他看见男孩手边堆着包装五颜六色的杯面和几袋速溶咖啡。他之所以不会认错那张脸是因为他在二构里看过太多次了。这很荒谬,尤其你上午还去参加了这个人的葬礼,肩上扛着厚重的棺材,注视黑色的盒子被埋进六尺黄土,听人念悼词的时候手指不断摩挲质感粗糙的《圣经》封面...

《Dawn》

五次托尼面对黑暗


1.


第一次黑暗到来时他闭上眼睛。


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即将步入死亡。他松开手。太空里的失重感甚至让他感觉不到自己正在下落。袭人的热浪翻涌而来,热量透过盔甲传递至他的身体。任务完成的轻松感远远大不过面对永寂的恐惧。他没法把逝去说得无足轻重。


忽然意识犹如电闸拉下一样被切断了,所有的感受也是。


钢铁面甲被大力掀开,满是划痕的金属在地面上孤零零地晃动。他在朦胧间感觉到自己正重新呼吸。他的眼前满是星星点点的红,耳边是带来错觉的过分沉默。地面重重地振动几下,尘土因此呛进他的气管。...

《Empty Set》

1.


他躺在西伯利亚的雪地上,盾牌扣在身旁。面甲被砸得变形。冰霜附上盔甲,冻上他的舌头,大脑和心脏。几分钟前他和他曾经的友人在这里打得你死我活,满脑子充斥疯狂的杀意、愤怒和从心底生出来的无力感。现在前两项消失了,剩下的一项使他站不住脚。他的脑袋抵着柱子的尖端,血干透了,把头发黏成一块一块。他一动不动,呼吸时像整个世界的风都灌进肺里,还戳进几把钢刀。


电子音响了一声,提示他通讯设备正在启用。他偏了偏头,嘴唇无声开合。他至少花了半分钟找回自己的声音,托钢刀的福,那听起来比锯床脚更糟,他很惊讶自己还有空关注这个,「Friday?」...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