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orance #15》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第八年,艾菲回来了。 

 

 

他听到这名字的时候没什么反应。情理之中。更何况他是在经历一场质量不高的睡眠以后的清晨被远在爱尔兰的旧友一通电话从被窝里轰出来,迷迷糊糊地往身上套衬衣的情况下听见她的名字,他的毫无反应就更可理解了——迪卢木多相当确定他什么也没听进去。于是他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在库丘林搁下手机,开始系第一颗纽扣时重复女孩的名字。

 

 

「你认识她。」迪卢木多说,「我们大学那会儿你挺照顾她的。」

 

 

库丘林大张着嘴,一个哈欠停在半途。

 

 

「库丘林?」

 

 

「呃,」库丘林盯着手机屏幕上蓝色的话筒,「没什么,我刚才——」

 

 

「你忘了。」迪卢木多斩钉截铁。

 

 

「我——」

 

 

「我的天啊。」迪卢木多说,然后叹了口气。那是一声无可奈何、又带点恨铁不成钢意味的叹气,混着电流杂音穿心而过,让库丘林去抓钥匙的手一僵。

 

 

「我知道你可能没喜欢过她。」迪卢木多说,「但我承认,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忘了她。」

 

 

「……我很抱歉?」库丘林抓起了钥匙,握住门把手,「要不你发张照片过来给我?」

 

 

迪卢木多沉默了。库丘林下楼,拉开车门时都没再听到他的回应。就当他以为迪卢木多已经挂断的时候,那一头重新传来回应,「她记得你。」

 

 

「什么?」

 

 

「她一直记得你。」迪卢木多的这句话听起来尤为疲惫。库丘林简直能想象他在电话那头扶住额头时的神态。他下意识「嗯」了一声。尾音略微拉长,显得有些拖沓。简单的语气词以后,两边再次同时陷入尴尬的沉默之中。

 

 

「库丘林。」迪卢木多喊他,又停了几秒钟,「发给你了,注意查收。」

 

 

挂断电话的那一秒钟,他觉得自己像个重获自由的囚犯。

 

 

 

 

他站在密不透风的人群里,不住地打瞌睡。他太困了。他该因此责问迪卢木多,裹着红色大衣的艾菲,或者该去责问凌晨三点钟窝在沙发上坚持要看完球赛再就寝的自己。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过日夜颠倒的生活了,在一段时间里他的啤酒都是限量的。得而复失总是叫人激动,对吧?他眯着眼睛,胡乱地想着。周围LED显示屏上的红色糊成一片。在一个不眠夜以后没有人把喝空的啤酒罐打包丢在你身上,警告你再把他的房子弄得一团乱就卷铺盖去睡大街。他看着你的时候你看到他灰色的眼睛——

 

 

库丘林猛地惊醒,发觉自己已经被挤到后面。他扯了扯在推挤中被揉皱的衬衫,一头扎进人群,侧着身子慢慢挪到前排。穿着红大衣的艾菲正拖着手提箱,朝人群走来。

 

 

他没有说谎。他确实忘了,看着照片时除了「她很漂亮」以外别无他想。但此刻他站在人群的最前方,看着艾菲从接机口走向他,却感到她正从二十七岁走向二十一岁,又是那个红着脸低头站在他面前,咬着嘴唇攥住信纸一角的女孩了。当年醉了酒才敢抓起麦克风的漂亮姑娘在他的记忆里苏醒过来。现在面带笑容的她几乎走到他面前。

 

 

库丘林迎上去,从她手里接过手提箱的拉杆。

 

 

红头发的女人仰头看她,一双蓝眼睛亮晶晶的。她向他打招呼,「嗨。」

 

 

「嗨。」他说,「好久不见。想去喝点什么吗?」

 

 

 

 

他们并肩向咖啡厅的方向走去,手提箱的轮子轱辘轱辘地在身后响着。

 

 

「七年了。」艾菲发出一声感慨,像这世间每一对久别重逢的故人都会发出的喟叹一样,「时间过得真快啊。」

 

 

库丘林发出短促的笑声,「感觉我们在KTV给迪卢木多灌酒也就是昨天的事。」

 

 

「可不是么。」她捋捋垂落在胸前的长发,库丘林瞥见她玫瑰红色的指甲和同色的嘴唇。

 

 

她大大方方地看了他一会儿,这让库丘林感到了无伤大雅的陌生。他们在微妙的气氛中这样过了几分钟,忽然艾菲忽然疾走两步,领先他半个身子,背着手,上身微微前倾,对他露出微笑,一瞬间看起来那么天真,「你是真的不记得了,对吧?」

 

 

「我道歉。」他坦诚地回答,面对女性时他承认得总是要爽快不少。

 

 

「我想大概是在你二十岁的时候。」她说,脸上出现怀念的神色,「一个夏天,就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里。那天下午人很多。你点了红茶,坐在那里不停地摁手机,好像在等人。前面的座位空着。我抱着课本,走到那张靠窗的双人桌前,问——」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他们同时开口,接着同时笑了起来。

 

 

「噢,我记起来了。」库丘林笑道。那天下午约好的女友爽约了,他当时的确心不在焉,「我记得没错的话,那以后还有几回,是不是?」

 

 

「是,那是第一次。你到第三次才问了我的名字。」

 

 

「第三次?!我当时一定是疯了。」他叫起来,表露出的惊讶毫无夸张成分,引得艾菲不住地大笑,「你说那是第一次,那是你第一次见到我?」

 

 

「不。」出乎意料地,她迅速给了否定回答,「那是你第一次见到我。」

 

 

这句话听上去颇有深意。库丘林还想追问些什么,艾菲已经上前推开咖啡厅大门。风铃在她头顶叮当作响。于是他收起拉杆,提着手提箱穿过了那扇玻璃门。

 

 

tbc.

评论(12)
热度(55)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