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ving up》

___

旧文存档。之前电脑崩溃没想到盘里还存了一份没格式的((

去年十月的文,现在看都是过时的搞笑梗……

黑道老大x花店老板

所以这就算更新啦



 

 

1

 


命运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有时候你以为它伸手是想给你一巴掌,谁知道它弯腰抓把黑泥干脆利落糊了你一脸。

 


比如在儿子全面禁止快餐后的中年胡茬大叔偷溜出门买汉堡却被隔壁著名虐狗人士兼麻婆豆腐狂热爱好者泡到;比如被称为穗群原的布朗尼的善良棕发少年在路上随手捡了一只金发萝莉反而被吃到倾家荡产;再比如贤良淑德的毒舌花店老板居然在关店前捡回原打算第二天来店里收保护费的街区老大蓝毛犬——诸如此类令当事人感到世界恶意的事例屡见不鲜,随口就能侃上半天,然而诸多情况中只有一种状况不会发生,而「这种情况不会发生」,本身就是这个世界对所有勤劳简朴的人们最深的恶意——那就是吉尔迦美什破产了。

 


后来有人斗胆问起Archer对与库丘林口中所谓「命运的邂逅」的初遇有何感想。白发的花店老板低头修剪花草,头也不抬吐出一句被众多人奉为至理的名言。

 


「原本以为捡到朵蓝玫瑰,定睛一看是根狗尾巴草。」

 


 

 

2

 

 

 

「——你到底有什么事?」被身后目光赤裸裸地视奸半小时后Archer终于忍无可忍地转头来,「没事出去别妨碍我营业。」

 


Lancer动作高贵姿势优雅表情冷艳把烟一掐,「我买花。」

 


「……」Archer深呼吸,「买什么花?」

 


「买给情人的。」Lancer暧昧地一挑眉毛,若有所指。

 


「红玫瑰?」

 


「行。」

 


「还是粉玫瑰?」

 


「也挺好。」

 


「……百合?」

 


「好好好,买买买。」

 


「……」

 


「你喜欢哪种,随便拿。」Lancer摸出烟盒又点上一支,以一种「我包养你」的奇异语气缓缓道,「老子有钱。」

 


Archer铁青着脸将手中的玫瑰捻成了泥。

 

 

3

 


——「妈妈,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欸。」路过的某位黑发少女笑容天真语调甜美地指着Lancer在风中心酸的背影,在Lancer抬头前被母亲迅速拉离事故现场。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

 

「你们谁还记着这是老大第几次告白失败?」站在大街对面的小弟A看向身边的小弟B。

 

「那个次数原谅我数不过来。」小弟C面色如常地在小本子上添上一划,「另,这是老大第三十六次被踹出门。」

 

「真是漫漫追妻路。」小弟D感叹一句。

 

「同意。」

 

 

4

 

 

如果一切能重来,Archer一定会选择把Lancer丢在那个雨夜里。他每天都想把那天晚上大脑当机的自己剁碎了从八十层楼高的地方扔下去让肉块被开过的车碾成酱包饺子——即使这样也不足以表达他的痛心疾首的万分之一。

 

大脑一时当机的后果就是他得到了一块狗皮膏药,自带精神污染buff,甩都甩不掉。虽然狗皮膏药先生本人曾一脸认真地澄清过在遇上花店老板以前他比他家门口那棵白桦都直,决定成为基佬纯粹是从梦里醒来看到老板的脸的一瞬间闪过的念头,谁知从此踏上基佬之路在泡茶这条阳光大道下欢快奔腾一去不回,每日照三顿跑来店里告个白引来一大波妹子喜闻乐见的「yooooooo」的呼声顺带着让来店里买花的顾客数量翻了几番——可喜……可贺?

 

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说到底都是自己作。

 

 

5

 

 

「爸爸帮你灭了他。」卫宫切嗣嘴里被鸡块塞得满满当当,表情认真。

 

好不容易儿子做了鸡肉锅,就算说话也不能耽误了吃。

 

「咽下去再说话。」Archer替他舀汤。

 

「Archer绝对不能被拐走。」阿尔托利亚吃完她的第三碗饭从比脸还大的碗里抬头,神情严肃,「放心吧Archer,我会保护你的。」

 

毕竟拐走了谁来保证这个家的伙食质量?

 

Archer难得地思考了一下到底该说「老爹我们不要杀生应该发扬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友好精神大力保护蓝毛的珍稀物种」还是「要是被区区一根狗尾巴草拐走我也枉活至今吃了这么多年的白米饭」。最后他抽搐几下嘴角,选择啥也不说,「饭还要吗?」

 

「要。」阿尔托利亚把空碗伸向他,干脆利落道,「再来一碗。」

 

「——Archer。」一直保持沉默的卫宫士郎终于开口,透过现象看本质一针见血,「我之前就想问了,最近的饭为什么剩下来这么多?虽说Saber的饭量最近又增加了不少但根本没必要煮那么多啊,你也不像会犯这种错误的——」下半句话被擦过耳际插入身后墙壁的棍状物硬生生卡了回去。

 

等等……那个似乎是筷子吧……?

 

「下地狱吧,卫宫士郎。」黑皮的花店老板头顶数个十字路口,和蔼可亲地冷笑道。

 

只有爱丽丝菲尔面不改色地替切嗣又夹了一块鸡,笑容温婉,「恋爱,真好啊。」

 

什么,你问伊莉雅?她和美游出去逛街了。


爱丽丝菲尔回头看了一眼十分应景地从窗外路过的两只正在亲亲蹭蹭的猫。

 

嘛,春天呐,就是恋爱的季节啊。

 

 

6.

 

 

要问称霸本街区的老大Lancer至今有什么遗憾的话,大概就是他在Archer面前,以脸着地的狼狈代替了一个酷炫狂拽吊炸天的登场,以至于被花店老板直接定性为蓝色的狗尾巴草拖进了黑名单被拒告白无数次。

 

以及,明明用了黑道老大这个设定,却连一次英雄救美play都没有玩过。

 

想象一下,自己黑风衣一飘烟一点,踏过门口无数小弟的死尸英姿飒爽英勇登场,把遍体鳞伤花店老板护在身后明确表示这是我的人,表情要赵日天姿势要龙傲天发言得叶良辰,「我,是本地狗,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这里混不下去——」这个时候故作深沉地吸一口烟渲染气氛烘托人物心情,「而你,无可奈何。」

 

英雄救美!一见钟情!从此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才应该是黑道老大x花店老板设定的正确打开方式啊!

 

而从认识到现在,Lancer始终没在Archer面前这么刷过时髦值。

 

一次都没有。


……好吧,也不是完全没有。

 

 

7

 

 

曾经,还是有那么一次能刷时髦值的机会的。

 

遥想那日秋高气爽,小弟E慌慌张张地冲进来向他报告,「大哥!隔壁街的那帮人打过来了!」

 

「什么?隔壁区的那群居然敢来老子的地盘闹事!」Lancer当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人在哪里?!」

 

「就在你常去的那家花店附近!好像去收保护费了!」

 

「啧,Archer!等老子去救你!」Lancer抓起外套就往外跑。

 

然而他此时内心的心理活动却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天道好轮回苍天有眼终于给老子等到了英雄救美的一天!!」

 

于是气势汹汹带领一班小弟到了花店门口正打算大喝一声「妖精哪里走!」的Lancer,看到了他毕生难忘,异常魔性的一幕。

 

手无寸铁的花店老板站在门口双手抱胸俯视群雄,一干人放下武器规规矩矩在他脚前排队齐刷刷地土下座。

 

「还有什么要说的?」白发老板侧头微笑媚眼如丝(……)。

 

「没有没有,老大万岁。」一排齐刷刷土下座的小弟异口同声。

 

 

 

8

 

 

「大哥……这个大嫂好像有点猛啊?」来自目瞪口呆失语半响的小弟F。

 

「……闭嘴。」Lancer表示他现在非常郁闷并不想说话。

 

 

9

 

 

事后知道前因后果的Archer眉毛也不抬地报以一句冷哼。

 

开什么玩笑轮得上你来英雄救美?

 

我当年可是手撕兽腿生吃肝脏的男人。

 


10

 

 

——事实证明,对于一个幸运E来说,即使提前做好了准备并抓住了机会赶上了大好时机,计划也是永远跟不上变化的。

 

Lancer牢牢抓住了机会并珍惜了它。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11

 

 

「罗宾,问你个事。」窝在Archer店里的餐桌前蹭饭的街区老大压低声音给自己的损友打电话。

 

「啥?」

 

「你当初怎么泡到的阿拉什?」

 

「……」微妙的沉默。

 

「喂?」

 

「——」忙音。

 

电话挂断了。

 

「我靠罗宾你给我记着!」Lancer捏着手机愤怒地踹了一脚桌腿。

 

厨房里的Archer抬起头抛给他一记眼刀。

 

「不吃就出去。」

 

 

12

 

 

 

阿拉什是谁?

 

弓兵职介为数不多的,一个大写的良心。

 

「我和罗宾怎么在一起的?」他歪了歪头,露出了一个天使一样的笑容,「因为喜欢,就在一起了呀。」

 

他和罗宾,除开主动搭讪的是罗宾,其他恋人该做的基本靠阿拉什独立完成——对,包括上本垒,也是阿拉什先提出来的,「既然已经是恋人了,要做吗?」

 

「因为罗宾很不坦率啊。」阿拉什回答得无比坦然,在光棍节闪瞎了一众人的狗眼,「不过罗宾脸红起来也很可爱,我喜欢。」

 

哦,顺带说一句,这人是下面那个。

 

 

13

 

 

所以Lancer打电话来问罗宾就是个失误。

 

要问「攻略傲娇的一百种方法」,问阿拉什不就好了?

 

 

14


 

一个人被一种方式坑一次实属正常。

 

要是被坑两次就是他傻。


所以那天夜晚听到敲门声前去开门的Archer看到那根狗尾巴草其实是想秒秒钟关门上锁的。令他始料不及的是Lancer面朝他直接倒他身上,下巴无比精准地磕在他肩膀。

 

「Lancer?」Archer拍了一下他的后背。

 

对方的身体很冷。


Archer在昏暗的灯光下隐约看到Lancer腹部的衣料一片红,腹部的伤口还在淌血,混着雨水触目惊心。

 

他伸手去探对方的鼻息。万幸,还有气。

 

他费了点力气把人从门口挪到房间,拎出医疗箱翻出绷带和药品,把床上挺尸的Lancer黑外套下色彩斑斓的夏威夷衬衫的扣子解开。

 

然后Archer看着Lancer腹部那道伤口,眼神颤抖了一下。

 

 

15

 

 

 

「再装死我就把你扔给伊利亚的Berserker。」

 

「……我起。」

 

 

16

 

 

「既然醒了就别浪费我时间。」Archer叹了口气,「起来。」

 

「什么?」Lancer的脑没转过弯。

 

「被单被你的『血』弄脏了,得拿去洗。」Archer的声音听起来莫名有些疲倦,脸比平日黑了几倍,肤色直奔非洲人,「会开这种玩笑你根本就没有大脑吧?啊不如我现在给你一刀让人如愿以偿怎么样?反正你不是连在别人家门口挺尸这种蠢事都干得出?还是说你觉得我直接联系隔壁街区你的仇家来给你补几刀比较方便快捷省时省力?」

 

Archer连喘气的时间都没给他,嘴炮噼里啪啦就是一大段。当时Lancer的表情跟看见五十个O女在他面前欢声笑语载歌载舞一样,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反应过来的他总算意识到Archer这是火了,一阵狂喜从足底直冲头顶,脑子一热直接把抱着床单正往外走的花店老板压在了墙上。

 

「干什——」

 

「Archer!」Lancer认认真真地盯着他的眼睛,面部的线条凛冽冷峻。这时候才能让人发觉他是一个身经百战从血海中摸爬滚打出来的黑道老大,呼吸都带着血与火的灼热。

 

「——看着我的眼睛!」

 

……当作者什么都没说。

 

那会儿Lancer的眼神含情脉脉深情款款,就差搂着Archer的腰高唱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你是我的优乐美,身下的Archer一个屈膝准确命中幸运E的腹部。

 

「看个屁。」

 

被踹中腹部险些咳出一口血的黑道老大双手撑地奄奄一息,「我就跟你商量个事。」

 

「让我上一下。」

 

Archer沉着脸一个抬腿。

 

 

 

18

 

 

「我艹读者都看不下去要你用身体交你欠老子一年的保护费了你就不能给点面子?!」

 

「滚!」



 

19

 


至于那天晚上的保护费是交还是没交?

 

别问我。

 

 

 

20

 

 

 

那晚过后Lancer的感觉都不一样了,自带人生淫家气场,圣光柔化面部,走路带风。

 

 

「我觉得大哥泡到大嫂了。」

 

 

「看那油光水滑的样子,十有八九。」

 

 

藏不住事的Lancer当天下午就冲上群发了一条消息。

 

 

【枪兵】库丘林   15:32:48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总算上本垒了!!!

 

【师匠】斯卡哈   15:33:26

喔,你小子可以嘛


【弓兵】罗宾   15:33:43

……


【枪兵】迪卢木多   15:33:50

恭喜前辈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15:34:10

·[冷漠.jpg]

·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杂种


[【枪兵】库丘林被管理员禁言]

 

 

 

啊对了,今天是英雄王向阿尔托利亚求婚第一百一十一次被拒呢。

 

毕竟风水轮流转,几家欢喜,几家愁嘛。(棒读)

 

 

21

 

 

第二天Archer打开店门。

 

大门对面整整齐齐站着几排子黑衣小弟,个个西装笔挺表情肃穆。

 

饶是Archer这种生掏个猪肝都不眨眼的铁血真汉子都被眼前这阵仗吓了一跳。

 

「立正!」

 

一大票子人腿哗啦啦啦并拢,昂首挺胸整齐划一地冲Archer敬了个礼,「大嫂好!」

 

Archer把目光投向一边的黑道老大。

 

Lancer笑得异常得瑟,犬齿白花花地在阳光底下反光,那副得意兮兮的样子看上去真是有点傻。

 

围观的路人越来越多。

 

隔壁CD店的阿拉什探出了头。

 

Archer崩溃地捂住了脸。

 

——他到底是倒了什么霉才惹上这根浑身掉毛的狗尾巴草。

 

 

22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那个雨夜开始的。

 

打烊的时候下了雨,Archer正把摆在门外的花往里搬。搬到靠墙的那一盆,一抹晃眼的蓝跳进他眼睛里。

 

蓝玫瑰?

 

Archer眨眨眼睛。

 

错了,是个男人。

 

他把门口那根湿嗒嗒的狗尾巴草、日后弯成一个圈的白桦拖进屋里来,在厨房里熬好粥,回到房间,迷迷糊糊的男人刚好转醒。

 

「——醒了?你是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Archer端着半碗粥,围裙还没解下来。


简直温柔贤淑,贤妻良母。一时间让意识混沌的男人陷入了错觉。


卧槽我这是跑错片场了还是怎的?我就晕了一下醒来穿越到了男主后宫番?


——性别都不对好吗。


然后没睡醒的男人大脑跟不上开口速度,想都没想就祸从口出。


「先吃你啊。」

 

 

 

Fin.

 


 
评论(8)
热度(89)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