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orance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Archer抱着手臂,一边眉毛上挑,无言地盯着库丘林的租房。

 

「……拜托你有话直说。」库丘林看到他这个表情就胃疼。

 

「太糟糕了,简直是灾难。」Archer平视前方,毫不留情地评价道,声音堪堪踩在了库丘林的尾音上,除去由于积水反射的阳光太刺眼而不得不眯着的眼睛,神情看起来没话里的那么糟糕,「我以为你至少会比学生时期稍微长进那么一点,没想到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他精确地从短短一句话挑出最让库丘林火冒三丈几个字眼,一字一字地加重语气来念,并成功地做到了他想做的——面前蓝发的男人恼火地指出他光洁可鉴的卫生间,照着他刚才的口气反唇相讥,「那也比把地板当镜子抹的家伙强。」

 

「我不认为一个对居住要求低到有个地方能躺下就行的生物有资格对他人的卫生习惯评头论足。」Archer头也没回,一脚踩上雨后湿软的泥土,旧球鞋蹭了满鞋的烂泥。

 

「房子只要能住怎样都无所谓,相比起来会那么在意卫生的老妈子才不正常吧?」

 

「既然库丘林先生您认为只要能住就行,那么我相信这间屋子同样相当合您的品味,御子殿下就好好地在这间小房子里享受你的幸福生活吧,我先走了,告辞。」

 

「………………靠。」

 

库丘林知道自己根本没法在口舌之争上占到Archer的一点便宜,哪怕中间隔了空白的一年这种情况也不会有任何改善——如果今后他们之间另一种意义上的口舌之争不算的话。

 

昨天的那场雨给房子带来的打击简直是毁灭性的,以致他们每踩下一步,脚下的木板就会一边吱呀吱呀地惨叫一边往外头渗水。Archer皱紧眉头,强迫自己无视地板的尖叫,表情像刚刚吞下一团脱脂棉花,卡在喉咙口无法下咽。跟在后面的库丘林对房子目前的状况不甚在意,他在想屋子里还剩下几件能够完好无损地带走的东西。

 

Archer几乎在看到厨房的第一瞬间就认定了它没有任何花时间去倒腾的价值——事实上确实如此,明智的判断,虽然库丘林并不清楚这是否是因为厨房门边垃圾桶里堆叠起来的各色泡面杯和可降解餐盒。客厅的沙发上摊着几本杂志,库丘林把它们收起来,转头去收拾抽屉里的电影碟。Archer用手指摩挲了几下沙发套的布料,抿着嘴唇断定它们和沙发一样没必要带走。库丘林埋头整理他那堆碟片,不假思索地应道「那就卖掉」。Archer发出一声模糊的不置可否,推开旁边的门进了卧室。几秒钟后库丘林听到了对方的抽气声,接着是布料摩擦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响,然后Archer黑着一张脸探出头来,扯下身上挂着的夏威夷花衬衫(那简直皱得像块破布),指关节握得发白,咬牙切齿的神色像是要把那块布甩到库丘林脸上,「——我怀疑你出生以来就没整理过自己的柜子,库丘林。」

 

「你的话是不是太多了一点,盗版商?」库丘林把头埋在满抽屉的灰尘里,不耐地回应道。他把抽屉里最后一张碟取出来,抹去塑料盒上的薄灰,现出白色的英文字母。Once。他盯着封面看了几秒钟,想从大脑里找出有关这部电影的细碎片段,搜索结果是无。找个时间再看一遍吧,他把盒子塞进背包里,抬头时不出意外地发现Archer的身影已经不在门边了。他把背包搁到一边走进屋,Archer背对着他蹲在床边,盯着青色的霉斑。

 

「看来需要购置的东西又多了一项。」Archer下结论。他单手撑着大腿起身,越过发霉的床和装满衣物的行李箱,走向下一个阵地。库丘林在他身后,打算去开床头柜的抽屉,接触把手的瞬间只听到对方的声音冷淡又不失讥诮地说,「随便一提,如果你在找你的几盒冈本,它们在那个行李箱里。」

 

他一时间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手悻悻地收回来,在心里骂道你这私生活乏味到让人哀叹的苦行僧好意思理直气壮地嘲讽别人,先去买本play boy来垫垫底气如何——然而令人不快的是他确实只能在心里无声反驳。「不经屋主同意随意翻动他人物品?」他完全能想象出他把这句话说出口后对面挑高的眉毛和尖刻的语气,「我不知道原来御子大人有偷窥他人隐私的习惯?」

 

他确信这句话之后他们一定会吵起来。而他没兴致在这里和对方针锋相对。至少现在。

 

收拾行李所需要的时间比预计的短,却依旧花去了他们一整天。当两人终于把所有需要的东西打包完毕准备带走时,浓重的夜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盖整个城市。他和Archer一起把箱子抬上盖着防水塑料布的小型卡车——Archer今早借来的,看来明天就能物归原主。他坐上副驾随手关门,Archer沉默地握上方向盘,摁下车灯开关。

 

他们驾车在不平坦的道路上行驶,人和车一样不受控制地摇摇晃晃,连带着空荡荡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Archer从身旁的包里摸出了两块三明治和一瓶水,把其中一块和矿泉水一起抛给副驾上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人。库丘林道谢,立刻去拆包着晚饭的塑料纸。

 

「谢谢。」他很快享用完了手里的三明治,拧开瓶盖灌下一口水后又道了声谢。Archer一手搭着方向盘,一手捏着剩下的小半块面包,「你指什么?」

 

「晚饭。」库丘林说,继而补充道,「以及今后。」

 

「……」Archer把三明治塞进嘴里,侧过眼睛看他。他们已经进入了市区,路边的灯光点亮白发男人的眼睛和灰色毛衣遮不住的脖颈。库丘林看到他带着隐约笑意的侧脸。

 

「别以为这样就能不付房租白吃白住,库丘林。」

 

最后,Archer用他不熟悉的语气,不轻不重地说道。



tbc.




评论(9)
热度(44)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