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oranceII ◎02》

>IgnoranceI #1 2 3 4 5 6 7 8 9 10 AE

>IgnoranceII ◎1

>IgnoranceIII Daydream



02.

 

 

「……我看到卫宫君很不舒服的样子,就问他,『没问题吧?要是身体不适还是请假回去比较好喔』。但是卫宫君却摇着头回绝了,说『没关系,我在这里休息一下就好』,让我先去忙自己手上的事。我实在放心不下,折回来时卫宫君就已经不省人事了。」玛修帮着迪卢木多把卫宫的手臂环上他的脖颈,免得卫宫在等会儿的行进中掉下去,「因为卫宫君的情况太糟糕了,觉得不能就这样放着不管。自作主张地叨扰了您,真是十分抱歉。」

 

「玛修小姐没有道歉的必要。」迪卢木多双手托住卫宫的膝弯,尽可能平稳且缓慢地站起来,对身边的女孩报以感激的笑容,「要说的话,我这边感谢您还来不及呢。」

 

「啊、没必要感谢我,毕竟我什么忙也没有帮上啊。——说起来,奥迪那先生是卫宫君的朋友吧?」没有留意到迪卢木多转瞬即逝的不自然的神态,玛修托了托从鼻梁上滑下来的眼镜,「回去以后记得告诉卫宫君,自己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不管怎么样,健康都是人生中的头等大事。工作努力是好事,但是太拼命把自己累垮了就得不偿失了。」

 

「谢谢忠告,我一定会转达的。」迪卢木多朝她点头示意,「那么,我先走了。」

 

「一路小心。」玛修向他们鞠了一躬,目送两人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迪卢木多背着卫宫下楼。卫宫身上披着他出门前顺手带上的外套,整个人靠在他的背上,脑袋搭上他的肩膀,耳际贴着帽衫上那圈软绵绵的绒毛,温热的吐息均匀柔和,羽毛一样拂过他的颈侧。迪卢木多的步速前所未有的迟缓,即使他明知此时的卫宫并不会被惊醒。

 

印象里卫宫是个相当浅眠的人。倒不如说他根本没有「睡熟」这个状态,哪怕一点杂音也能让他从梦里醒来,不过奇怪的是卫宫什么时候看起来都很精神,一点也不像睡眠质量不好的样子。不,说精神也不太准确——迪卢木多的脑中闪出对方无机的灰色眼睛,和冷淡疏离的表情,迅速推翻了上一种说法,开始搜刮用于形容卫宫的词汇,在他看来那个人的话确实是什么时候都和机械一样精密运作——那么该说是清醒?……感觉也那么不确切。

 

迪卢木多打开车门,矮着身子把人放上副驾。大概是感觉到不同于室内的冰冷空气,卫宫把身体往宽大的外套里缩了缩,眉头却还死拧着。睡着了也要让自己看起来这么累吗?迪卢木多神使鬼差地伸手去抚平卫宫眉间的沟壑,发觉自己的举动时吓了一跳。

 

卫宫低低地呓语两声。舒展开眉的他看上去更像平静安稳地睡着了,轻轻的呼吸藏进风声里。迪卢木多坐上驾驶座,在心里考量了一下把身上的帽衫也脱下来给对方盖上的可行性,手指碰到拉链时记起自己底下只有一件薄薄的灰色毛衣,手又收了回来,握上方向盘。

 

卫宫在迪卢木多脑海中的影像和对他的印象差不多稀少,因此要他回忆起卫宫并不困难。入学到现在一年多,迪卢木多和卫宫说话的次数寥寥无几,除去他赶到库丘林和卫宫争执的事故现场劝架以外大概是双手手指的数目,这少得可怜的次数里基本每一次都有库丘林在场,迪卢木多和卫宫难得说上三两句话后卫宫转移了谈话对象,后续发展就不难猜了:顺理成章地吵起来、直接打起来或因为吵不过恼羞成怒地打起来,最后一种可能性仅适用于库丘林。除此以外的一两次单独碰面,卫宫总是先淡淡地问好,然后两人随便聊上几句。午餐、课业和附近的咖啡厅是所有大学生共同的话题。卫宫的言辞间褪去了讥诮和轻蔑,反正只要不面对库丘林和卫宫士郎,卫宫很少会摆出那张嘲讽脸,用上微微提高的音调说让人浑身难受的话,对于其他人提出的请求会一边皱着眉头露出不情愿的表情,一边答应下来。比如柳洞一成拜托他和卫宫士郎一起修理各部室的暖炉,那边也是一点抱怨都没有地同意了;再比如上次来帮忙整理寝室……

 

卫宫来的那天迪卢木多不在场,第二天回来搬行李时差点以为自己进错了寝室。他关上门再开一次,认定自己今天的开门方式一定是哪里有问题。打算再来第三次时坐在床上的库丘林喊了他的名字,「迪卢木多?」

 

库丘林还是老样子,穿着他那件花花绿绿的衬衫和配套的沙滩裤,在床上盘着腿,翻一本杂志。一头长发没扎起来,随随便便地披在脑后,「找到房子了?」

 

「……呃、嗯。」迪卢木多调整他由于过度诧异接近活见鬼程度的表情,瞥了眼床上摊开的杂志,很快把视线移开,「回来收拾行李。」

 

「喂,那个可疑的停顿是怎么回事。」

 

「那个……寝室……」迪卢木多没想到怎么发问,只艰难地挤出了一个名词。

 

「寝室怎么了?」库丘林一脸莫名其妙,「你胃疼吗?」

 

「……前辈你,」迪卢木多把「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宁死也不肯在拖把前弯腰的库丘林吗」这句话咽回去,换了稍委婉一点的说法,「……你是改邪归正还是吃错药了?」

 

库丘林一秒钟读出了他的潜台词,啪地一声合上杂志丢出一句,「滚。」

 

之后迪卢木多才从库丘林口中知道来拯救这间折翼的寝室的人是卫宫。他打开柜子把自己的衣服往外搬时,发现连柜子底下、平日完全注意不到的一小块地板都清理得干干净净。

 

……其实,卫宫说不定是个老好人?

 

他听着库丘林对卫宫来收拾寝室时糟糕态度的不满,心想。



评论(6)
热度(27)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