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orance #08》

>IgnoranceI #1 2 3 4 5 6 7




 

库丘林双手撑着桌子,像触电一样猛然起身的动作逼得座椅后退了几厘米。紧随其后的动作是抓紧了对方的手腕。他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人,问话却卡了壳,「你——」

 

「——这次没有直接冲上来揪住领子问话,算是进步了吧。」被抓住手腕的人挑了挑眉毛。

 

「啧,你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

 

「你指什么?」被问话的人表情镇定,一脸无辜。

 

「你还问?」库丘林控制不住地提高了音量,「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现的家伙。这次你要是再敢一个人跑掉——」

 

「……」这个耳熟的对话真让人觉得火大,Archer看着库丘林逼近的、狰狞的脸想,这个场景也是。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有人拿出了手机打算拍照,站在前台的店长把头探过来朝这边张望。他感到了微妙的头疼,「受不了……你确定我们要站在这里说?」

 

经提醒后库丘林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太过引人注目,悻悻地把手收回来。Archer揉了几下被掐出一圈淤青的手腕,转身走开前抛下了一句简短的「等我一下」。

 

既然在这里,库丘林不担心他会跑掉。于是库丘林坐下来专心等茶。从他的位置可以看到前台。Archer在向店长解释什么,绑着红发带的紫发女店长摆摆手,笑意温和。Archer的神色有些困窘,略显局促的表情是库丘林见所未见的。

 

原来那个人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嘛。库丘林觉得这时候的Archer看上去没那么讨厌了。

 

没多久Archer就端着两套茶具回来了,接着又把一碟小松饼放上桌。他把库丘林对面的椅子拉开,熟练地倒好两杯热茶,然后捧起了属于自己的那杯。

 

「总觉得,你还真是不客气啊?」库丘林端起另一杯。

 

「当然。」Archer拿起一块小松饼,「这边的饼干也不是白给的。」

 

「啧。还是你刚才的表情比较……」库丘林喝了口茶,把「可爱」一词和茶水一块儿咽回去,「顺眼。」

 

「什么?」这回换Archer莫名其妙地看他。

 

「刚才和店长说话时的表情啊。」库丘林回答,「喔,味道不错啊,这个茶。」

 

「是吗。对于温柔美丽的女性礼貌点也是应该的,对你我为什么要浪费表情。」Archer对着杯面吹了口气,回应了库丘林的后半句话,「加了蜂蜜和柠檬而已。」

 

「果然,」库丘林咽下饼干,舔掉唇边的碎渣,「你这家伙真是一点没变啊。」还是一到自己面前就浑身带刺的样子。

 

「彼此彼此。」

 

I was born with a silver spoon

 

And I’m gonna be free

 

背景乐由舒缓的钢琴转成了轻快的吉他,雨依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库丘林把左右腿的上下位置调换了一下,「你在这里工作?」

 

「怎么可能。只是来帮忙而已。」Archer立刻回答,「刚好是假期,樱这边也缺人手。我住得离这里比较近,就顺道来打打杂。」

 

「等一下,」库丘林敏锐地抓住了重点。「假期是怎么回事?」

 

「……」Archer动了动嘴唇,手指在杯沿摩挲,「之前……」他停了一下,难得地流露出了犹豫的神态,「因为工作的关系——被医生勒令休假了。在假期结束以前不能回去上班。」

 

极其少见的吞吞吐吐和措辞不清。

 

「之前的同学会没有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差不多吧。」Archer用咀嚼小饼干的速度慢吞吞地回答。

 

「那你好歹也打个电话说明一下啊?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Archer提起茶壶,把自己的茶杯倒满,「另外,我不认为我们的关系有亲密到我缺席还要事先和你知会一声。」

 

气氛霎时僵了起来,好不容易撑起的对话再次走向破裂边缘。

 

库丘林拿起孤零零地躺在碟子中央的饼干,咔嚓咔嚓地咬碎,一面死瞪着对方,「什么也没有。——你果然是恶劣到骨子里的人。」

 

「是啊,你说得对。」Archer低头啜了口杯中的液体,坦然地承认道,「和我这么恶劣的人说话,辛苦你了。」

 

对面没有回答。

 

Archer疑惑地抬起眼睛,库丘林正好把亮着屏的手机推到他手边。

 

他愣了一下,「……做什么?」

 

「还用问吗——手机号码和住址。」库丘林晃了晃空空的茶杯,「你要是再敢人间蒸发一次老子一定揍到你下不来床。快点。」

 

Archer安静地看了他片刻,把声音压得很低地说了句什么后把手机接过了来,在键盘上把号码输上去。手机在平滑的桌面上滑行到库丘林面前,「地址写在哪里?」

 

库丘林存好联系人,把手机再抛给他,屏幕上显示的是短信界面,「写在这里。」

 

「麻烦。」Archer一边抱怨一边输入,脸色却没他话里的那么不耐烦,「好了。」

 

「喔……」库丘林把视线从那行地址上移开,评论道,「地段不错。」

 

「房租贵。」Archer抿了口所剩无几的茶,语气平直。

 

「比我那地方好多了。」库丘林说,「你一个人住?」

 

「嗯。」Archer简单地回了个语气词,「怎么?」

 

「我就是想问啦,」对方都问了自己就说吧,库丘林随意地开口,把空茶杯移到桌角,「既然这样,我们干脆合租算了——房租水电什么的可以平摊啊。」

 

「……」Arhcer灰色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说不好是拒绝还是同意,但也没有因为对方的轻佻发火的意思。他瞥了眼原来装着小松饼的盘子,垂下眼帘又抿了口茶。

 

库丘林决定收回前言,「当我没——」

 

「好啊。」

 

预想以外的,在茶杯与碟子的碰撞声里,Archer用和两年前答应他提出约一炮同样的语气回答道。

 

 

 

Tbc.

评论(15)
热度(70)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