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atment》

看标题就知道这是一个放弃治疗的故事(为什么别人家的机器人梗就那么正经我就……(ry

作者没吃药,拒绝一切形式的谈人生



片段灭文法




01.

 

先是闹钟的声音。

 

库丘林咂了咂嘴翻了个身,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闹钟,意料之外地摸了个空。他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微的咕哝,下巴满不情愿地往下缩了缩,鼻尖触及的却是一片冰凉。冷风似乎正从他的衣服缝隙间穿过去,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冷得一哆嗦。

 

接着是脚步踏踏接近的声音。

 

库丘林感到了地板的振动。这不正常,然而他切实得感受到他全身都在随着劣质的木质地板轻微地上下震颤。同时他感觉气温似乎比刚才低了些许,偏了偏脑袋,把身上盖的布料往上扯了扯,依旧没有醒来的打算。

 

然后响个不停的闹钟终于谁的手被关掉。库丘林在朦胧中想,终于可以安稳地继续睡了,可喜可贺。

 

然而下一秒他身上的薄薄的布料被掀起来,鼓起的风直接让他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地板的振动更加激烈,仿佛有谁他耳边跳踢踏舞。他顶着一头乱发忍无可忍地坐起来,气愤的一掌拍到了木质的地板,沾了满手的灰。言峰绮礼送给他的机器人*手舞足蹈地在他身边跳来跳去,像台出了故障的复读机,表情像在嘲笑他的窘态,「自害吧lancer自害吧lancer——」

 

他才意识自己昨夜在地板上度过了一整个晚上。起身的时候右手扫到了放在身侧的折刀,锋利的刃在他的手上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他手忙脚乱地从左手边抽了几张纸擦掉渗出来的血——昨晚翻身没有被折刀戳到脑门真是万幸,他想。从方才起就跳个不停的橙发机器人停了几秒,看起来笑得更开心了,「lancer死啦lancer死啦lancer又死啦——!!」

 

库丘林毫不犹豫地踹了她一脚,滚出几米远的机器人以打不死的小强的毅力站起来,愉悦地跳开了。魔性的笑声360°环绕在狭小的空间内,震得他的太阳穴一跳一跳。

 

「混蛋——为什么我一醒来就非得遇上这种事情不可啊!!」

 

「幸运E的不可抗力?」另一个平直的机械音回答他。声音的主人端着热气腾腾的麦片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白发梳上去,露出的额角还裸露着几根电线。

 

「……看在麦片粥的份上。」库丘林忍下当场拆了对方的冲动,胡乱把衬衫下摆往裤子塞,猫着腰钻进了盥洗室。

 

 

02.

 

 

库丘林人生的前二十二年,都活在言峰绮礼的阴影下。

 

他是个失败的制造者,又是个合格的幸运E。无论他制造机器人的过程多么顺利,都会极其诡异地在最后一步一败涂地。但如果不成功的话就没有(正常的)饭吃,因此库丘林被逼着吃了十几年的麻婆豆腐,他制造出的废弃品也从他的房间一直摆到仓库。在第十个机器人造出来后只动了一下手臂就毫无动静以后,二十二岁的库丘林毅然选择离家出走。

 

他很快在外头租到了一间房,面积不大且远离市区,不过他已经很满足了。他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收拾出来的新居,欣喜地想自己终于能拜托言峰绮礼这个魔咒了。第二天去上课时站在讲台上的言峰绮礼夹着课本和教案,和蔼可亲地冲着他笑。

 

库丘林顿时觉得一盆麻婆豆腐从他头顶直泼到脚跟。

 

言峰绮礼没喊他回去,下课后给魂不守舍的库丘林塞了只个头小小的女性机器人,皮肤和头发的触感都像极了人类,闭着眼睛的模样乖巧极了。库丘林心情复杂地看着那个机器人,本着言峰绮礼的东西都不是好东西的原则,最后把机器人丢在了学校的一个角落里,合掌道了个歉,「抱歉啦,麻烦你去找新的主人吧。」

 

他一身轻松地往回走,走到家门口时被拽住了裤腿。他低头一看,那个小小的机器人就站在他脚边,垂着脑袋,可怜兮兮。

 

库丘林对着一个机器人起了怜香惜玉之心,觉得这个小小的机器人跟了他一路也是不容易,刚想说些什么,那个机器人抬起头来,表情愉悦得连眼睛的高光都没了,「自害吧lancer——」

 

「……」库丘林铁青着脸一脚把她踹下楼梯。

 

此后库丘林试过各种方法摆脱这个机器人,然而不论丢到多远的地方,这个机器人总能找回来;想抓住她肢解的时候,机器人的敏捷度就会达到不可思议的A++,身手灵活走位飘忽,跑起来谁都拉不住;要命的是这个机器人还特别抗打击,即使被库丘林踹了这么多个月,也依旧能一如既往地正常工作。

 

「这个东西到底要怎么才能闭嘴……」走投无路的库丘林找到了罪魁祸首。

 

「只要你能造出个成功的机器人,库丘林。」

 

库丘林狠狠地摞下了电话。

 

这是天要亡我……库丘林望着屋里蹦蹦跳跳的小人,眼神飘忽。

 

神啊,请赐给我个机器人吧。库丘林在胸前划了个十字。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真心实意地相信上帝。

 

 

03.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辈子一次的幸运爆表?库丘林把那个被丢在路边的机器人扛到租房门口的时候脑中还是一片恍惚。

 

用什么词汇都无法形容他看到这个机器人时的感动和喜悦。这个机器人对他来说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他生的希望,代表着他光辉的未来,代表着后半生没有言峰绮礼精污的生活!简直是意义深远,重如泰山!

 

去他的幸运E!老子造不好机器人难道还修不好吗!

 

早一天修好这个机器人就能早一天过上清静的生活,想到这个库丘林就有无限的动力。他熬了几个晚上,总算在第四天凌晨把这个机器人修得差不多了。三点钟时,他把工具丢到一边,决定先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再处理剩下的工作。

 

醒来已是天光大亮。由于在地板上睡了一晚的缘故,他的后背硌得生疼。他眯着眼睛慢吞吞地坐起来,活动了几下脖子,隐隐约约看到有个人坐在窗台下。他揉揉眼睛,惊悚地看到昨天捡到的机器人正在认认真真地给自己接手臂。

 

机器人缓缓地把头扭过来,灰色的虹膜映着库丘林震惊和僵硬混合的脸,破碎的机械音拼出一句问候,「早上好。」

 

——库丘林记得清清楚楚,这个机器人还没完全修好,原理上这个机器人是不会动的。

 

原理上。

 

他可从来没听说过可以自己维修自己的机器人啊?!

 

小小的机器人蹦跶着跳到他面前,表情和声音都像在幸灾乐祸。库丘林愤怒地一脚把她踹得老远,机器人的头部撞上了堆放废弃物的铁架,挣扎了两下,不动了。

 

「……」

 

「……」

 

屋里一人一机看着在地上躺尸的机器人面面相觑一言不发。

 

反应过来的库丘林一把将坏掉的机器人丢进那堆废物里,不管怎样,他的目的也算间接达成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不让言峰察觉这件事免得他再送个同款的黑发男机器人*过来。干脆利落地完成了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等一系列工作的库丘林转过来,「喂,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白发的机器人歪了歪脑袋,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不记得。」

 

很好。库丘林接着问,「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的主人是谁?」

 

「不是你吗?」

 

「……呃。」库丘林做了一会儿的心理斗争,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也算是。我问的是把你扔在路边的那个人,你还记得吗?」

 

「……有点印象。」机器人实话实说。

 

「大概长什么样?」

 

机器人投影了个穿着白大褂的圆脸老博士。

 

「开什么玩笑这不是名侦探○南里的阿○博士吗……」库丘林盯着老博士圆脸上的圆框眼镜嘴角抽搐,「我们换个话题,那你会干些什么?」

 

「……?」机器人显然没理解他的意思,又歪了歪脑袋。

 

歪什么脑袋你个大男人卖什么萌,恶意卖萌是会被看官投诉的你不知道吗……库丘林扶住了额头。

 

知足吧,幸运E。这个机器人虽然现在看上去智商低点,但他好歹,会动啊!

 

 

04.

 

 

捡到机器人的第二天傍晚。

 

库丘林背着包,吹着口哨开门。钥匙在锁孔里转了半圈,木门刚刚开了一条缝儿,一团不明物体直直地冲过来撞进了库丘林怀里。

 

库丘林低头一看,橙发的机器人晃晃脑袋露出那双没有高光的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

 

「自害吧lancer自害吧lancer自害吧lancer自害吧lancer自害吧lancer自害吧lancer自害吧lancer自害吧lancer自害吧lancer自害吧lancer——」

 

小机器人仿佛在发泄被库丘林撞坏了脑袋的愤懑,音量刻意放到最大,语速快得像机关枪,密不透风的弹幕攻击打得库丘林毫无招架之力。

 

「我靠这玩意怎么又活过来了?!」库丘林第一反应是冲着屋里叫了起来。

 

白发的机器人拿着拖把,听到库丘林那声吼手一抖甩了他一脸拖把水。库丘林抹了一把脸,表情苦大仇深。机器人忙着给他找块擦脸的布,把毛巾递给对方后认真地解释道,「我看到这个机器人这么扔在角落里太可惜了,就顺手修了一下。」

 

「lancer死啦lancer死啦lancer死啦lancer死啦lancer又死啦——!!」小机器人满屋子乱跑乱撞,不知道是不是白发机器人的技术太好,恢复了行动能力后小机器人的动作比先前更敏捷,音量也提高了十几个分贝,处理故障重新上线的小机器人继续尽职尽责地承担着(替言峰绮礼)精污库丘林伟大工作。

 

「你知道老子为了摆脱她付出了多少努力吗?你知道老子为了弄坏她花了多少心血吗?!现在她好不容易报废了你为什么要修好她为什么?!!为什么我非得遇上这种事不可啊?!!」库丘林崩溃地摇晃机器人的肩膀。

 

机器人被他晃得头昏脑涨,恢复到一半的智商无法理解这个复杂的剧情转折以及作者过大的脑洞,安定而喜闻乐见地进入了故障模式。

 

「幸运E的不可抗力。」机器人用平淡的机械答得一脸淡然。

 

「……………………」

 

——到底谁设置的这个自动答复我一定要杀了他。库丘林咬牙切齿地把小机器人丢了出去。

 

 

05.

 

 

「名字叫什么好?」捡到机器人的一个星期后,库丘林终于想到了这个严肃的问题。

 

机器人端着晚饭从厨房里出来。这是库丘林昨晚发现的技能点,这个看上去身材精壮的男性机器人在家政这方面的技能条绝对是满的。库丘林喝下一口粥,「厨神?」

 

「……」

 

「不满意?」库丘林嚼着糖醋排骨,看着对方的脸,「小黑?」

「……你会被人告侵犯姓名权的。」
 

「那黑皮?」

 

「……」

 

「白毛?」库丘林剥掉虾壳。

 

「……」

 

「喂,你说句话啊……喔对了,干脆就叫『喂』怎么样?」

 

「我怎么蠢到会对你的品味有什么期待……」

 

机器人的声音听上去自然多了,智商也成倍地往上涨,除去偶然发生的故障,现在看上去就是个正常的人类。

 

「既然不满意,你倒是给点建议啊。老子可是辛苦地把你背回来又修好,现在还为你的名字操心,毫无感激之心也就算了还嫌弃我的品味?」

 

「说我毫无感激之心的时候请尊敬的库丘林大人放下碗筷好吗,你碗里的饭菜可都是我的作品。」机器人抱起双臂,「以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后的修复工作是我自己完成的吧?」

 

「那你好歹也是我捡回来——」

 

「就算掐头去尾取个平均值再来个四舍五入,我对你的好感值也没有到要对你感恩戴德的地步,况且你那些失败品全都是我修好的,最重要的是现在是我在照顾你的生活起居还不浪费能源,不是吗?」机器人指了指他,表情讥诮,「吃白食的。」

 

——收回前言,哪个正常人类的嘴有这么坏。

 

说起浪费能源这件事又要扯回两天前的中午,他回来时撞上机器人做饭,那个机器人一边用娴熟的刀法地处理食材,一边咬了口手里握着的东西。冲过去发现机器人手中握的是肝时库丘林的三观哗啦啦地碎了一地。

 

「你在干什么?」

 

「如你所见,补充能量。」机器人又咬下一口。

 

库丘林噎了半晌,「为什么是肝?」

 

「因为可以补充能量。」机器人有些不耐烦,皱着眉答道。

 

「机器人能吃人类的食物?」

 

「原理上不行。」机器人把蔬菜扔进锅里。

 

「……那你…………」库丘林喉咙干涩。

 

「不是说了我吃这个可以补充能量吗。」机器人彻底没耐性了,背过身去专心致志地料理锅里的汤。

 

「道理我都懂可为什么会有生吃肝脏的机器人……」库丘林望着机器人咬下最后一口舔了舔掌心里的血,觉得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收到了巨大的冲击,「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家伙啊?」

 

然后他看到一向面无表情的机器人无比生动地给他翻了个白眼。

 

_______________

FIN?


一些解释:

*言峰送的机器人:长这个样←

*同款的男性黑发机器人:fgo的凛哥





 
评论(14)
热度(71)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