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oranceII ◎01》

 
因为另一篇弄不下去出现的四枪弓支线(其实根本就是世界线变更了好吗

并不能保证有后续

>IgnoranceI #1 2 3 4 5 6
 

 

 

01.

 

起因是那通不合时宜的电话。

 

迪卢木多没有在睡前把手机调成静音的习惯,因此他被相对当时的寂静来说显得突兀而刺耳的铃声搅黄了整场睡眠。他昏昏沉沉地从被窝里露出半个头,伸手在床角摸索到那部响着的手机,抓过来凑到眼前,眯着眼睛努力地看清屏幕上被水汽模糊的来电显示。

 

卫宫。

 

他像没有看懂一样,用力地合上眼睁开再看几次,在铃声停下的前一秒坐起来接起了电话。

 

「——喂?」出乎意料的,从听筒传来的不是卫宫的声音,而是完全陌生的、怯怯的女声,「请问是奥迪那先生吗?」

 

「……是我。」迪卢木多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又看了一次屏幕,才重新把微温的机身贴到耳边,答话有些迟疑,「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玛修·基列莱特,算是卫宫君的同事。」女孩操着一口蹩脚的日语,断断续续、颠三倒四地向他解释,这让他想到他初到日本时和女孩差不了多少的口语,无端生出几分亲切感来,「是这样的,卫宫君在工作的时候忽然晕过去了,我和他不太熟……他的手机通讯录里第一个联系人是您,所以我只能打扰您了……请问您现在有空过来一趟吗?」

 

「啊……好的。」迪卢木多挂上电话摁亮桌上四十瓦的台灯,从日历上撕下一张,用嘴叼着记号笔的笔帽,记下女孩报出来的地名。随后他把记号笔搁在一边将那张纸叠好,抓起外套和钥匙,关门,下楼。

 

漆黑的甬道里没有灯,他也没去掏手机开个手电筒,踏上台阶就开始默数阶数。除了脚步声只剩下心跳和呼吸,寂静得有点吓人。黑暗里他没忍住胡思乱想,假设——假设卫宫保持清醒,会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请他来帮忙——哪怕万分之一的可能?

 

上高速后他顺手摇下了车窗,夹裹着寒意的风灌进来,他缩着脖子踩死了油门,肆虐的风把他的发型和思绪一起刮得乱七八糟。车厢里的时间显示屏上的数字放出黄绿色的微光,和透过车窗、不断后退的路灯灯光一起打亮他的侧脸。

 

时间是02:36。

 

迪卢木多在路边停车,伸手拉了一下毛衣的领子,打了个寒战,发现哪怕在初春寒意料峭的凌晨被来电吵醒搅了一场好梦,并因为通话内容不辞辛苦地开车跑了半个城市到KTV找人,他也没有一点怨言,甚至连一丝一毫的不情愿都没有。

 

迪卢木多从兜里把记着地址的纸掏出来,一一看过街上闪着光的彩色招牌,锁上车朝指定的KTV走,一面照着半个小时前打来的号码拨回去。

 

在等待那头接电话的空闲里一直有人零零散散地进去或出来。大厅里休息区的一排沙发上坐着各种各样的人,大多都在谈些无关紧要的细碎小事,有关今晚唱歌很好听的青年、醉酒的人干嚎的烂俗的曲子、酒的味道、隔壁甜品店推出的新品蛋糕……迪卢木多困倦地打了个呵欠,光洁的瓷砖反射的暖色灯光晃得他眼睛酸涩,于是他把视线从地面转向墙上的挂画。包厢漏出来的细碎声音和听筒里嘟嘟的等待音拼凑起来在他身边转来转去,他不自觉地挪了挪步子,仿佛下一秒脚下的黑色方块就会变成把他整个吞下去的黑洞。深沉的困意让人产生时间被无限拉长的错觉。

 

而事实上他并没有等多久,电话就接通了,「奥迪那先生?」

 

迪卢木多的回答慢了半秒钟,「是,我已经到了……在大厅这里。」

 

「抱歉,我不放心把卫宫君一个人留在这里,能麻烦您自己过来吗?」玛修的语速比她打来的时候加快了些,得到肯定的应答后,她用比方才清晰的声音为迪卢木多指明方向,「那么请先往左转……」

 

踩上台阶的时候迪卢木多忽然想起了他和卫宫的第一次见面。同样也在楼梯上,他还能清楚地回忆起楼梯扶手上铺的那层薄薄的灰。那天他弄错了上课的地点,在学校里没头没脑地乱撞后迷了路,站在林荫道边用不太标准的日语询问过路的学生,最后背着包绕了学校大半圈总算找对了地方。那时候他已经迟到近半个钟头,背着包急匆匆地跑上楼梯时抱着电暖炉下楼的卫宫刚好从他身边过去,额前垂下的发随着下楼的动作有节奏地一颤一颤。由于他跑得太快无暇看清对方的脸,只有视线扫过对方眼角的擦伤。

 

发色……和肤色,很特别。迪卢木多想,来自非洲,或者拉美?

 

「好的,现在往右手边的方向拐……」女孩的声音在他耳中更像某种背景乐,他心不在焉地按女孩所说的方向拐弯,走神的后果是他的半边肩膀重重地撞上了墙边,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肩上大概要多出一块淤青。

 

「您没事吧?」女孩的语气里带着焦急和担忧。

 

他揉揉肩膀,明知对方看不到依旧毫无意义地笑了笑,「没事的,接下来呢?」

 

在那句问话出口前他先认识了卫宫。当天午休的时候库丘林旁边愤愤地谈起早晨的不快,他一边啃面包一边听,一通抱怨后库丘林终于把饱受蹂躏的面包包装袋丢进垃圾桶,「下次再见到那个白毛,老子一定要他好看!」

 

白毛……他再一次不可抑制地想到楼梯间上与自己擦肩的那人异于常人的白发,神使鬼差地想问库丘林一句你遇上的那位看肤色是不是像个拉美人,顿了一下终究没问出口,卡在半途的疑问变成了带着笑的宽慰,毕竟学校这么大哪有那么容易再遇见他,话出口没半个小时他就被和库丘林在宿舍对面看到的白色发尾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在一场差点发生的肢体冲突之后他们交换了名字,由此知道了对方的真名(以及对方确实是个土生土长的日本人),所以询问的必要也没有了。对面的人拉着行李箱的拉杆,轮子在地上咕噜咕噜地滚过几圈,跟在他身后进了寝室。迪卢木多像那个行李箱一样跟在怒气未消的库丘林身后进门,忍不住回头去看卫宫晃动的白发,刺愣愣明晃晃,在晦暗的背景色里格外晃眼。

 

要是在人群里一定一下子就能发现了吧。迪卢木多想。

 

就像现在,他比听到玛修的声音更早一步看到卫宫从墙边漏出的白色发尖。

 

「奥迪那先生,这里!」玛修站起来,向正朝这里奔来的他招手。

评论(9)
热度(38)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