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orance #06》

>1 2 3 4 5



他们一个跑得力不从心,一个赶得跌跌撞撞。快到走廊尽头的时候后者终于追上前者,从后面拽住对方的领子狠狠地拖过来,扯着前襟压到卫生间的墙上,双手紧随其后啪地一声拍上对方的身体两侧的墙。两人都累得不轻,胸膛明显地起伏,一边喘气一边死瞪着对方。气息由于过近的距离喷上脸颊,让他联想到当日在电车上拂过脖颈的呼吸,然而无论何种状况,对方的气息都不曾让他感到愉快。

 

库丘林的手撑在Archer肩膀上面那块儿墙壁,面对被迫屈膝的Archer难得占到了一点身高优势,问话看上去似乎也更有气势些许,「……你躲什么?」

 

他气没喘匀,说话难免断断续续。

 

「你哪里看出我在躲?」Archer毫不示弱地瞪回去。

 

卫生间略微晦暗的光线下,库丘林注意到Archer眼周的皮肤比正常肤色还要深一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库丘林觉得他的脸色憔悴到了极点。

 

「刚才二话不说就开溜的家伙是谁啊。」

 

「——那么拜托你问之前先想想,到底是谁先一幅见到仇人的样子,气势汹汹地冲出来的?」

 

「……。」一时间无言以对。

 

Archer想他大抵是无话可说了,以为这场对话就此结束,他抬手去推对方的,打算离开,尝试几次都宣告失败。挡在面前的库丘林抵住墙壁的手纹丝不动。深知自己处在这种糟糕状态下不可能在力量这方面占上风,他很快放弃了徒劳无功的举动。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绷着脸问,语气和表情都昭示了他正处在愤怒的临界点,「既然没有话要说了就麻烦你让开,我可没有你这么悠闲——」

 

「啧,烦死了。老子当然是有要紧的事情问你啊。」后半句话被库丘林粗暴地打断,「那天之后你去哪儿了?毕业典礼那天也没见着你人。还有——你到底什么时候搬出去的?连招呼都不打,就给我一声不响地偷偷搬走,你这家伙的本性到底是要恶劣到何种程度啊?!」

 

「喔,让你担心到把我堵在这里问话真是非常抱歉。」比起道歉更像嘲讽的回答,言辞当中毫无诚意。Archer抬头直视库丘林的眼睛,挂上了那副无论库丘林看了多少次都觉得大火的戏谑笑容,「不过说起来,我去哪里、做些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库丘林?」

 

这次他叫的不是常喊的「Lancer」,而是刻意加重了语气念的本名。语调和初次见面相似,每个音节从齿缝里抠出来,每个字都像迎面而来的子弹,像要将名为理智的钢板打得千疮百孔。

 

「面对同学的关心你就摆出这副表情吗混蛋。」库丘林压着嗓子,好像这样就能把燃上心头的火压下去。

 

「我是不是该说『对于你的关心,我感激不尽』?」Archer的唇角再上挑一点,笑意更加分明,「如果你浪费我的工作时间只是为了发泄一下你过剩的关心与同情的话,现在你的同情我已经切实收到了。请你让开,别妨碍我工作。」

 

「你这混蛋就不能好好地给我回答吗?!」库丘林揪着Archer的领子低吼,鼻尖快要抵上对方的。四目相对之间,对面的眼神都没有抖一下。

 

「我有必要回答在我工作时间把我堵在洗手间,只为了揪着我的领子朝我乱吠的人的问题吗?」Archer的眼睛比起烟雾更像石头像钢铁,反正不论如何都让人想不出柔软的形容词,言辞也和眼睛一样,每次说话不扎人就不舒服似的,「至于你那多余的关心,我一点都不需要——丢去喂门口的狗吧。」


>后文在这里


评论(11)
热度(73)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