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orance #03》

> 1 2

 

那天清晨库丘林起得稍晚些,按压着太阳穴耷拉着眼皮从被窝里钻出来,睡眼惺忪。床的另一头Archer背对他穿衬衫,腰线自晨光熹微下从白衬衫透出来。头发大概是刚洗过,柔软地贴在前额,从库丘林这个角度看过去,侧脸的线条也比平日柔软三分。

 

他咕噜一声靠着枕头坐起来。

 

Archer从库丘林睁开眼睛的那秒起就知道他醒了。他平静地扣好衬衫最上端的那个纽扣才微微偏过头来,隔着半张床的距离和阳光里缓缓律动的、稀薄的尘埃看另一头的人。库丘林本来想说什么,可他自己一时没记起来,于是他只好支起腰,「喔,那个……早上好?」

 

前面那几个拖长的语气词其实有点傻,他自己也知道。

 

Archer抿唇看他,手指顺上去理了理衬衫领子,露出脖颈上醒目的咬痕。然后他用喑哑的声音回答对方,「……中午了。」

 

语气干瘪得像缺水的植物。

 

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Archer低微地叹口气,低下头继续扣他的皮带扣,起身时敲门声恰巧响起。他把门开了一条缝,闪身出去随手带门。库丘林盯着门板数秒,扯了几把头发挪下床,脚边丢着他昨晚丢下床的衣服。

 

片刻后Archer推门进来——库丘林注意到他走路的姿势稍嫌不自然——将手里提的那一大袋子放在桌上,一盒一盒地往外拿餐盒,头也没回,「先去洗澡。」

 

库丘林应了一声,抓起衣服关上浴室的门。

 

冷水从头顶浇下来。库丘林晃了晃脑袋把濡湿的发挽到脑后去。寒意从足底直到脑髓,也没能让他的大脑冷却下来。

 

他想到昨晚某人向后弯曲的腰部弧线和绷紧的足尖,潮红的脸和死死咬紧的嘴唇。做到最后那个人把下巴磕在他的肩上睡着了,滑到下颚的生理泪水沾上他情潮未退的火热身体。

 

他忽然就一个激灵,全身都冷了。

 

之后他们风平浪静地吃完了那顿午餐。

 

「味道不太好。」

 

这竟是那个荒唐的夜晚过后,两人唯一,也是一致的想法。

 

如果远坂家的那位大小姐知道了这件事估计要气得跳脚,「一切不以交往为目的的约炮都是白嫖都是耍流氓!」——可惜她不可能有知道的那天了。

 

他们的关系在那一炮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生活照常运行,日常如前般单调。无论是Archer每日的嘲讽、他每回的暴怒还是迪卢木多带着无奈笑容的劝架,哪一样都没少。

 

——不过是约了一炮。两人在这方面保持着诡异的心照不宣。

 

他们之间似乎到毕业时才有缓和的迹象。

 

那时候同班的远坂凛提议组织一场毕业旅行。策划人正为地点犹疑时,不知是谁提出到海边去,得到众人的纷纷响应。于是一班人全都涌向沙滩。姑娘们都换好泳衣,露出的白花花的大腿看得一帮大老爷子眼睛发直。后边有人扯着嗓子冲着水天相接的地方大喊大海啊青春啊恋爱啊,听起来矫情得要命,偏还引得一大票子人鬼哭狼嚎眼睛发肿。库丘林搭着万恶之源迪卢木多的肩避开前凸后翘的姑娘们,有一句没一句地天南地北,跟着后头那群人一路跑偏,把话题拽到了「大海啊青春啊恋爱啊」上。

 

说到最后一项时迪卢木多微赧着低下头,眼角余光扫过不远处的阿尔托利雅。身材娇小的金发少女屈着身子凑在烤架边,刚刚从厨师手里成功地夺下了第一串烤肉,回过头来时脸颊鼓鼓,冲迪卢木多眨眨那双碧绿的亮晶晶的眼睛,颜色比盛夏的阳光灿烂几分。

 

「她?」库丘林拿胳膊肘捅捅他,「嘿,不错嘛你。」

 

迪卢木多笑着给对方胸膛来上一拳,继而问道,「那么库丘林你呢?有喜欢的人吗?」

 

闻言库丘林噎了一下,瞪眼恶狠狠地反诘回去,「你小子还有脸说?」

 

大学四年里库丘林追过的和追过库丘林的女性加起来,可以凑好几桌麻将。而库丘林至今依旧单身,深究原因只能把这口锅甩给迪卢木多——不论是追他的还是他追的,都在见到迪卢木多之后统统倒戈。

 

「啊……」大概同样意识到这一点,迪卢木多垂下脑袋道歉,呆毛耷拉在脑前,看上去可怜兮兮。

 

库丘林还没来得及拍拍对方的后背送上一句道歉,不远处的阿尔托利雅已经从人群里挤出来,从中间冒出来强行隔开库丘林和迪卢木多,将一串烤肉递到迪卢木多眼前,嘴巴不停,「给你。」

 

库丘林不用看也清楚阿尔托利亚这个吃货不可能记得给他顺手捎上一块,能让她放弃近水楼台跑来送烤肉纯粹因为爱。想到这个词眼库丘林打了个冷战,在心里比个中指,啧啧几声心想真该架上柴火把这对现充拖出去烧了。

 

后面的剧情发展到对着大海喊心上人的名字朝心上人告白了。英雄王吉尔伽美什一马当先,占着地理优势最先踩上最高的那块儿小土丘。另一边的阿尔托莉雅以王的气势嚼着那块烤肉,三下两下吞了下去,一把拉起迪卢木多冲向海滩,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地地站在了吉尔伽美什附近,双手做喇叭状几乎和吉尔伽美什同时高声喊起来,「迪卢木多——!(Saber——!!放下烤肉,做我的妻子!!)」

 

库丘林握着那罐喝剩一半的汽水笑得喘不过气。

 

或许该庆幸卫宫士郎恰巧在这天病了?

 

 

评论(1)
热度(65)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