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赤】思考》

Akabot:

▼香籣君姑娘的黄赤点梗「黃赤,就看到黃瀨越來越受歡迎還傳了緋聞因而吃醋的同居戀人赤司!!想看到被戀人深深愛著寵著哄著的赤司!」的应梗文
▼虽然几乎被我掰成了本末倒置的黑暗料理
▼基本只有对话和吐槽
▼人物理解微妙阅览注意






黄濑凉太用钥匙开了门,发现屋里没有开灯。

 

不在家吗?他把大衣脱下来挂到手臂上,转过玄关进了客厅。冬季的傍晚天色就已暗沉,远处升起寥落的灯光。冰箱在昨天空了,如果赤司今天没有来,无论他用怎样闪闪发光的眼神望着冷藏室,里头都不可能冒出今天的晚餐。他叹了口气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下一秒,一个冷淡又严厉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起来,黄濑。」那声音的主人皱眉看着从他发出第一个音节起就滚到了另一边墙角的黄濑凉太,「……你压到我的衣服了。」

 

黄濑凉太捂着胸口,惊魂未定,「小、小赤司你在啊?」

 

赤司征十郎看他一眼,「……perfect copy在这种属性上也起效吗?」

 

「不、小赤司你这样突然冒出来谁都会被吓到吧!」

 

「抱歉。」红发的恋人立刻就道了歉,从沙发上下来,伸手去拉他起来。他握住对方的手时被冰冷的触感激得一个瑟缩,低头一看,对方正赤脚踩在地面上。他手忙脚乱地把大衣往对方肩上披,又把鞋甩下来,套上赤司的双足,做完这些他才松了口气,噼里啪啦地倒豆子,「小赤司在这里做什么啊,真是太乱来了。明明怕冷还穿得这么薄,连鞋子也不换上就到处乱走——小赤司平时最在意大家的身体状况,怎么会出这种错误?要是感冒了该怎么办?」


赤司往他的大衣里缩了缩,一时间让他想到某种小动物。然后这个企图用突破天际的可爱值对自己进行谋杀的人带着鼻音开口了,「……我在思考。」


——拥有猫瞳的人都应该被禁止使用上目线这一技能。


「思考?」


「是的。」赤司征十郎郑重其事地点头,「我在思考应该怎样变成一个优秀的人。」


「啊,这样啊。」


好像没有什么……不对……


诶?


黄濑凉太眨了眨眼睛。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他刚才听到了什么?黑子哲也在问他「如何变成一个没有存在感的人」,青峰大辉在问他「怎样才能在黑暗中完美隐匿自己」,火神大我在问他「怎么成为一个篮球笨蛋」,绿间真太郎在问他「怎么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神婆」?!

 

但重点是以上所有问题加起来再开个平方都没有赤司征十郎的一句「怎么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来得惊天动地令人潸然泪下好吗?! 

 

「黄濑?」赤司望着面前掉色抖灰画风突变的黄毛,「怎么了?」

 

「感觉整个人生都被否定了……」

 

罪魁祸首蜷成一团,蹲下平视他,眼神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小赤司为什么会忽然思考这个问题?」

 

「一早就在想了,只是缺少契机而已。」黄濑凉太没来得及把「契机是什么」问出口,赤司就接上了后半句,「忽然发觉了自己的诸多不足,所以反思了起来。」

 

「……不足?」

 

暂且不提「赤司征十郎」和「不足」的相性到底差到了何种让人不适的地步,一个完美主义者的不足究竟是哪种意义上的不足,黄濑凉太大概这辈子都搞不清楚。

 

「黄濑不觉得吗?我一直没做好我该做的事。」

 

「等、等等,」黄濑凉太噎了一下,「有这种感觉才比较奇怪吧?!」

 

「首先是奇迹的世代。」赤司掰着手指举例。

 

黄濑当即提出异议,「那件事情不是小赤司的错吧?」

 

「就算是另一个我,那也是我。这个反驳不成立。」

 

「但——」

 

黄濑急切地提高了音调,但赤司没让他说完。

 

「而且就结果来说,我这个队长也做得非常失败。」赤司托着下巴,手指盖上发凉的鼻尖,口气仍很平淡,听不出情绪波动,「比起黑子,我留给你们的印象要差得多了。」

 

「……诶?」

 

所以是在说winter cup的事?

 

赤司将大衣往上拉了拉,对他摇头,「不是说那个——而且那件事追根溯源是我自己的问题,别太在意了。」

 

你倒是在意一点?黄濑凉太忍不住腹诽。

 

他当然知道赤司在说什么。那场比赛后他一路狂奔到洛山休息室,路上飞快打好一系列腹稿,准备好的言辞却在对方湿润而茫然的注视下胎死腹中。「为什么要来?」赤司问他,「城凛的庆功宴你不去吗?」

 

「那次是我失态。作为队长应该最早冷静下来,我却因为一时间的不知所措没能尽到责任,反而被队员集体安慰了。」赤司说着,又竖起一根手指,「然后就是fan disc。」

 

「fan ……fan disc?」黄濑跟不上对方的脑回路了。

 

「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要露出那么意外的表情?」赤司蹙眉,看上去是真心实意地为此感到困惑不解,「fan disc不应该那么开场吗?」

 

「不是那个问题?」黄濑说,「因为是小赤司这么说,大家才会觉得奇怪吧。」

 

「但fan disc不就是用来聊天的吗?」赤司刨根问底,「为什么由我说『来聊天吧』会让人觉得奇怪?」

 

「你这问题我根本没法回答……」

 

「明明为了维持温馨的团队气氛我连火神的羞耻发言和……都忍住了没吐槽,结果还是黑子的提议才让大家真的开心起来。」

 

消音的部分是什么啊?!说好我是绝对的结果连本人也想吐槽自己吗?

 

「所以说,我总是没法做到本该做到的事情。」赤司下了结论。

 

屋内好不容易回升的温度又降了下去。

 

我可不擅长做人生导师啊……黄濑扶住额头,上一次他这么做的时候让火神大我彻底刷新了对他的人格认知,心灵鸡汤什么的就放过他吧,他还是更擅长往别人身上挂。

 

沉默了一会儿,黄濑凉太艰难地开口。

 

「那个……比起『应该做什么』,不如思考『想要做什么』更好吧,小赤司?」

 

赤司征十郎顿了几秒钟,像是在消化他的话,「什么?」

 

「就是说,」黄濑凉太想,这回他真得认清这位前队长的属性了:一方面对方确实优秀到无可挑剔,另一方面,对方的电波、死脑筋、在情感方面的异于常人钝感简直叫人吃惊,「不要总想着『我应该做这些事』、『我必须做好这些事』,和我们在一起的话,小赤司完全可以放松下来,不用顾忌我们,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了。」

 

对方只是看他,并不回话。红玉色泽的双目风平浪静。黄濑总猜想赤司眼里浮着一座冰山,必要时可掩盖一切情感变化。黄濑凉太国中时期就在模特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为人处世过早趋向八面玲珑,但面对赤司征十郎时却总感觉自己不过是个没长全的小鬼。对方像是被逼着长大一样在不为人知的某一日里迅速成熟起来,固执、冷静,坚韧得令人联想到独株的植物。因此能对赤司征十郎说教绝对是新奇的体验,人生当中或许仅此一回。

 

机会自然是要把握住了,才叫机会。

 

见他没有回应,黄濑便自顾自地说下去,「无论什么时候精神都紧绷着对身体可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哦。偶尔也要放任自己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任性一点也没有关系,因为是朋友、因为是恋人,所以想做什么都可以。」

 

「做想做的?」

 

「就是这样。」黄濑颔首肯定道,「想大笑的时候就尽情笑出来,心情不好也可以不用勉强自己态度良好地待人接物。如果对谁生气就有话直说,必要时做些什么发泄怒火也没问题。」

 

「……这样好吗?」

 

「当然。」他爽朗地回答,「小赤司有什么想说的、想做的,现在就可以。」

 

赤司自上而下地端详他,抿出一道锐利的唇线。

 

「那好。」赤司说。他的双手在膝盖上交握,神情褪去方才所有的疑惑、迷茫和探究,取而代之的是黄濑凉太国中时看过无数次的、做出会让篮球部全员短暂性失语后陷入大型崩溃的举动前露出的魔王微笑。

 

「黄濑,出去。」

 

「好的——」笑得阳光灿烂,连眼睛都眯成一条缝的黄濑自然没有注意,于是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被敲得发蒙,「……诶?」

 

赤司把摊在沙发上的一本娱乐杂志丢过去,笑容保持得四平八稳,弧度标准,「虽说我清楚绯闻这种事情在各种圈子里都不少见,本来想着『做一个优秀的男友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在采访里踩中记者圈套的行为实在是太愚蠢了,想来想去都无法原谅。后来想想,如果黄濑没有踩中我这边的陷阱就放你一马,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原谅你的必要了。」

 

黄濑凉太在赤司征十郎的威压下瑟瑟发抖面如土灰。

 

果然,什么「思考人生」的赤司、「茫然无措」的赤司、「不够优秀」的赤司统统都是错觉,这个笑得风轻云淡的赤司征十郎才是奇迹世代队长正确的打开方式。

 

「既然刚才黄濑那么说了,我就不客气了。因为我现在觉得『非常火大』所以就『有话直说』,对我来说此刻就是所谓的『必要的时候』,为了让我能够『做些什么发泄怒火』,请你出门然后在十二月的楼道口享受西风吧,黄濑。」

 

赤司踩着拖鞋走进厨房,打开了冰箱。

 

「现在,我要吃晚饭了。」

 

 

Fin

 


 
评论
热度(10)
  1. FiddlerAkabot 转载了此文字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