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亚♂x布鲁斯♀】Near Light》

Cello:

 

◇设定以及剧情基本走电影Bad Blood

◇塔利亚♂x布鲁斯♀

◇被狼太太的性转戳得七荤八素神志不清的产物

◇其实没什么剧情且人物性格歪到天边我就是发发神经……




在朦胧的意识里,塔利亚听见布鲁斯喊他的名字。

 

他睁开眼睛。指示灯的冷光打上他的侧脸,刺进他的双目。他眯着眼适应光明。

 

光的另一头,布鲁斯眼睫低垂,眉头在长梦中依旧绞死在一起。监护仪显示她的心跳平稳如初,于是塔利亚断定那声呼唤来自过于疲倦带来的错觉。他揉揉眉心,又看了一眼布鲁斯。束具牢牢缚住她的身体,以至于她的四肢都以极不自然的姿势摆放着。布鲁斯全身只有一件背心和一条热裤,塔利亚可以看到她形状姣好的乳房,修长的手臂和小腿,以及蛛网一样遍布她全身的伤痕。计算机的提示声断断续续,塔利亚在杂音的间隙里听见她平静的呼吸声。有时候他喜欢这样——布鲁斯安静的姿态,垂落的脖颈像将死的天鹅,睫羽让他想到某种鸟类的翅膀;有时候却又痛恨这个——布鲁斯可以身披羽翼踏过月光,可以在迷离灯光下向他晃动酒杯,独独不能闭上双目缄默不言。

 

有那么一会儿,他坐在那儿,沉默地盯着布鲁斯眼底投射下来的一片阴影。他觉得那是熟悉又亲切的,就像巴特勒诗中走过特洛伊的海伦,亨伯特眼里的白色短袜。他该在哪儿见过它,躲在被玻璃切割开的光线下,藏在七分真三分假的笑意下,在布鲁斯用红色披肩裹住遍布淤青的肩膀的夜晚。

她露出那种塔利亚已经很熟悉的,相对于她年龄来说过分天真的笑容,用手指夹住细长的杯脚,暗红色泽的葡萄酒落在白皙的皮肤上。小提琴和钢琴在这群名流身后合奏。塔利亚踱步过去,要与她碰杯。布鲁斯回过头来看他,没表现出一点惊诧。她的脸颊恰到好处地染上一点绯红,眉眼浮现一点醉意,随着眼影拉开去,隐没进略微散乱的鬓发里。布鲁斯对他轻轻点头,然后是高脚杯叮当碰撞。短短的半秒内,他自上而下地望着她,扫过眼底那片模糊又暧昧的阴影,精巧的下巴,胸口若隐若现的缝隙。下一刻布鲁斯就像一只鸟,从他身边旋转着离开,轻盈地飞向别处去了。

 

她对形形色色的人举杯,为各种各样的人咽下红酒,到宴会尾声,时机正好,便熟稔地显出柔软的醉态。于是塔利亚迎上去,接住那具微微发烫的身体,向旁人点头致意,带着醉倒的韦恩小姐离开盛宴现场。

 

他们刚刚踏出暖气缭绕的大厅,感受到第一阵冷风擦过颈侧时,布鲁斯已经挣开他,站在几步开外,清醒且冷静地与他对视,就像她身着夜行生物的披风与他对峙的时候。

 

「你来这里做什么?」布鲁斯质问他,用了蝙蝠侠严厉低沉的语气。

 

塔利亚停了片刻,短促地笑了一声,并没有回答她。

 

「知道吗,亲爱的,」他露出微笑,有意把那个过分亲密的发音拉长,「两个小时以前,你看着我,就像是真心实意地在爱我。」

 

布鲁斯发出一声冷笑。她拉开车门,很快又转过身。「别想把达米安带回刺客联盟。」她冷厉地作出警告,金属的光芒在她的指缝一闪而过,颇像舔舐自己利爪的野兽,「——我希望你记得你已经把他交给我了。」

 

塔利亚站在空荡的街道上。引擎声逐渐隐向远处,而他兀自发出大笑,绿色的虹膜流过华光。

 

布鲁斯总有不够聪明的时候。他想,或许该说她总有时候不能那么聪明。那场设计好的爆炸发生以后,他抱着失去意识的蝙蝠侠走出化工厂的废墟时再次想到了这一点。蝙蝠侠被爆炸带来的冲击掀到墙上,重重地砸下来,肋骨扎进她的肺,血呛进她的喉咙。照理来说她应当早已昏迷过去,但被他找到的时候,布鲁斯还挣扎着尽力保持清醒。多么令人惊叹啊。他蹲下来,看着那双眼睛痛苦而艰难地辨认他的面目,惊异地缩紧,最终无力地、不甘地合上了。

 

她本来不会倒在这里,只要她愿意再冷酷一点,肯割舍的东西再多一点,把亲情、友情、随便什么情感看得再轻薄一点——

 

他摘下布鲁斯破损的面罩。蝙蝠侠的半张脸浸着自己温热的鲜血,双目紧闭,显示出克制的痛苦神态。他将布鲁斯湿透了的黑发拂到一边,转而去看她腰侧多出的伤口。那伤口即使愈合,也会留下丑陋的伤疤。但没有关系,蝙蝠侠习惯疼痛和伤痕。塔利亚替对方缠上绷带的手法近乎粗暴,布鲁斯发出低低的呻吟,如同梦呓。他的心里生出隐秘的温柔,撕开黏在伤处的衣物的动作都因此轻柔几分。

 

没关系。他轻声说,口气如同母亲给孩子讲述睡前故事(也许他偶尔该用这种语气和达米安说说话,那大概会比命令有效得多)。再等等。等我抹去了你的愤怒,你的痛苦,支撑你走到今天的信念和你作为蝙蝠的未来——

 

他想着,然后听见布鲁斯喊了他的名字。

 

他坐着,如同一尊雕像。繁复的数据在显示屏上滚动,时针的走动仿佛是凝滞的,令人心烦意乱。他正对一个八岁的孩子心怀恨意,这事实几乎要让他发笑了。那个尖叫着哭泣的小女孩数日以来一直负隅顽抗,此刻终于奄奄一息了。

 

他删去那个女孩的瞬间,布鲁斯短暂地醒过来一次,蓝眼睛蒙在雾里,睁开又闭合。塔利亚长长地叹了口气,如释重负地放松了肩膀,把搭在右腿上的左腿放下来,伸长脖颈贴近她的脸颊,就像是要吻她。


fin.

 
转载自:Cello
评论
热度(12)
  1. FiddlerCello 转载了此文字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