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

一个废掉的片段。不会再写了但是意外挺喜欢这个片段……就发上来假装自己写过恋爱故事吧(。

打了all蝙tag但只有dickbru。

「但我靠过去的时候你没有睁眼!」迪克争辩道,「我以为你希望我这么做!」

「格雷森。」布鲁斯张着嘴看他,「你简直不可理喻。」

 

总而言之,在大学生理查德格雷森人生的前二十多年,这件事绝对能被列入「人生最尴尬的时刻之一」且光荣地挤到前三甲。

我们言归正传。当天晚上迪克在蝙蝠洞里复习功课,提姆坐在旁边用蝙蝠电脑打电玩——当然啦,他又不会挂科。而布鲁斯韦恩在一场宴会上微笑着与人碰杯,然后蝙蝠灯亮了起来。

在蝙蝠侠接到讯号,向蝙蝠灯奔去的时候迪克忘了切断他们的通讯,这是第一个错误。

他听到蝙蝠侠惊讶地问「怎么是你」的时候选择继续听下去,这是第二个错误——鉴于蝙蝠侠的语气波动一向难以捕捉,迪克认为他一定碰到了意料以外的情况。意料之外本身一点也不奇怪,可你要是往它前面放个定语:好啦,蝙蝠侠的「意料之外」,还有比这更奇怪的事情吗?

「大多数人都糊里糊涂,你是个怎样的男人我可是一清二楚,」女人的声音慵懒又甜蜜,这该死的质量过硬的通讯器也许是第三个错误,「需要我穿紧身衣带着皮鞭吗?」

「你——」布鲁斯只发出了这个音节,下一秒迪克听到那一头传来模糊的气音,紧接着传来黏腻的唇舌交缠的声音。他手里的薯片掉到地上,这显然已经足够表达一个人的惊愕了,但——

「噢。」他怔怔地说。

这是最后一个错误。

提姆捧着手柄,表情悚然地看着他,一双眼睛到他的人物被打到残血都没眨过。

那头布鲁斯倒抽了一口冷气,接着通讯就挂断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迪克在蝙蝠洞里来回踱步,「布鲁斯在约会!蝙蝠侠在约会!而蝙蝠侠被强吻了!」

「是的,是的,是的。我想我们都清楚,你没必要在每句话后面都加个惊世骇俗的感叹号。」提姆托着下巴,「恕我直言,你的口气像你正在给宇宙大爆炸做现场直播。」

「你怎么还能保持冷静?!」迪克难以置信地瞪着他,「蝙蝠被一个女人强吻了!那、个、蝙、蝠!」

「是啊,」提姆更加冷静地说,「要不还能怎么着?你希望蝙蝠侠被超人强吻?」

 

「你看起来不太高兴。」提姆说。

「我当然不高兴!」迪克用力地甩了甩手,污水飞溅出去。

提姆跳到一边,盯着地上的水痕嫌恶地挑了挑眉。

「我正想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告诉他这次不准用『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来搪塞我,结果瞧瞧他是怎么对我说的?」迪克抑扬顿挫、绘声绘色地模仿起来,「『迪克,我要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这件事关乎哥谭的安危,成败在此一举——』然后他就把全套的清理工具扔进我怀里,说,『去给蝙蝠车清洗,上蜡。哥谭的存亡就交给你了。』」

「事实上我觉得你有点反应过度。」提姆咬着蟹肉泡芙(这食物光是名字就让迪克望而却步了)作出评价。

「那不是重点!嘿,他有意识到我都已经二十二岁了吗,他还在用这些骗小孩子的把戏糊弄我!」他大声抱怨道。

「得了吧老兄,」提姆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不管你到底是二十岁还是八十岁,只要你还是理查德格雷森,都照样得为他鞍前马后。」

迪克哼了一声,把剩下的半桶水泼上去,用力地擦洗起来。

「这事没完,而且十万火急,」迪克郑重宣布,「我必须、立刻、马上把这事儿问清楚。」

「毕竟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提姆解决了泡芙,又撕开一袋巧克力棒。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迪克赞同地点头。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再不行屈打成招吧。」

「没——」迪克愣了一下,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他回头对叼着巧克力棒笑得花枝乱颤的提姆咬牙切齿,「我是认真的,德雷克。」

 

迪克走近书房时布鲁斯正和电话另一头的人道再见。

「你在和谁说话?」

「梅里迪恩医生,」布鲁斯回答,「有些事得拜托她帮忙。」

听到那个人称代词,迪克瞬间警惕起来,「是那位强——新来的医生?」

「是她。」那个音节转得太突兀,以至于布鲁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蝙蝠侠有什么事需要她帮忙?」

「不是蝙蝠侠,是布鲁斯韦恩。」布鲁斯把头偏开,耐心解释说,「那些情书是寄给布鲁斯韦恩的,这件事得布鲁斯去解决。」

「噢。」

「你有什么事吗,迪克?」布鲁斯看他一眼。

「呃,」迪克小心翼翼地问,「你真的只是找她咨询一下关于那些书信的问题?」

「不然呢?」布鲁斯眯起眼睛,「难道你以为我是去找她探讨一下热爱穿着奇装异服大半夜上街的青少年的心理问题?」

——在异装癖这件事上你有什么发言权吗。

「所以——」迪克问,「你真的不是和她在约会?」

「我他妈当然没有和她在约会!」布鲁斯难得一见地拔高了音量,通常这语调出现在蝙蝠衣连续损坏、蝙蝠车由于非客观原因故障、花花公子在重要的发布会上偷偷出逃、厨房出于未知原因爆炸等一系列会让阿尔弗雷德提出要罢工的情况下。布鲁斯握着电话听筒的样子像握着凶器,下一秒就可能用它在年轻人的脑袋上狠狠敲上一记。

「好吧。」他说,然后凑上去堵住了布鲁斯的嘴。

 

「我的神啊,」提姆头痛地按住太阳穴,「闭眼等于索吻?你三流爱情片看多了吧?」

「你能他妈的别说了吗。」

「况且你怎么知道是不是因为你洗过蝙蝠车以后忘了洗澡,所以布鲁斯只是在闻到你身上的臭气时做了个嫌弃的表情?」

「提摩西德雷克。」迪克阴沉地说,「你要再他妈说一句,我就打掉你的后槽牙。」

转载自:Cello
评论
热度(4)
  1. FiddlerCello 转载了此文字
© Fiddler/Powered by LOFTER